皮膚
字號

狐媚纏身

點擊:
第一卷 本卷簡介

百年一遇的奇花開放,十萬妖山洞府主人瘋狂爭奪。
慕容雪鴦脫穎而出,贏得奇寶歸,但恰逢神仙打架,天劫降臨。
妖狐被迫轉身成人,從此後,妖界少了絕世妖王,人界卻多了風流公子。
慕容雪鴦挽救妖神性命,獲傳神修術。
他能否憑此重回妖界?能否成為蓋世妖神?
一切謎團,盡在《狐媚纏身》

第一卷 第01章 玉鴦仙人

云英宗正統十四年,小皇帝在司禮監太監王崗慫恿下,興兵二十萬,御駕親征,與蠻族決戰于天木堡外。

時正秋季,萬物肅殺,大雨連下三日,將蠻荒之地的草原,都變成了一片泥濘。

戰火廝殺中,日月無光,天地陰沉,猶如人間地獄一般。

但就在離天木堡不足二十里的十萬妖山中,卻依舊如往常般平靜,妖獸的生活,往往與人類不同,他們吸食天地靈氣,雖然也有生老病死,卻活的自在。

十萬妖山,雖然與人族、蠻族交界,可就算是妖獸獵人,也沒辦法進入妖山的核心,在連綿不絕的山脈之中,有一些人跡罕至的地方,始終被云霧和妖氣籠罩著。

秋季的山脈,翠綠早就不再,金黃和紅色的樹葉,覆蓋了絕大部分地方,各種果實在這時候成型,讓喜食漿果的妖獸歡呼雀躍。

但用不了多久,冬天的苦寒會將這里籠罩,大多數的山頭上,都會有厚厚的積雪,冰封季節將會持續幾個月,如果沒能在此前找到御寒的地方,許多妖獸都將死去。

這也是天理循環,上天給了你最好的,必然也將剝奪更多。

但哪怕是三九寒冬,在十萬妖山里,依舊有三十六個地方不被苦寒侵襲,這三十六個地方,始終四季如春,如若是妖獸的天堂。

那就是妖圣座下的三十六洞府,每個洞府,都有一位妖靈坐鎮,這三十六洞府蘊積天地靈氣,各有仙寶坐鎮,在此地修煉,往往事半功倍。

所以開了神智的妖獸,往往喜歡躲在各大洞府的周圍,期待著洞府內,能夠露出哪怕一絲的靈氣,也足夠它們補充進內丹,甚至躍升妖品。

玉鴦靈仙谷便是妖獸們最喜歡呆的地方。

這里有壁立千仞,光滑的石壁突然高聳,直至千尺盡頭,才突然有了平緩。雖然是秋天,可春花依舊開的爛漫,在洞府內隱隱流出的寶氣滋潤下,朵朵嬌艷欲滴。

在山花的盡頭,有一脈冒著云霧般白氣的泉水,順著石壁淌下,在山谷底,竟形成了一灣溫泉,先是進了洞府,不知再隔了多久,又緩緩流出山谷外。

整個洞府,都是用白玉所筑,高達數丈的洞府之門,更是整塊白玉雕琢,上面雕刻著江水千古流,散發弄扁舟。洞府門上有銀色流蘇裝飾,每當風吹過,流蘇上多達千只銀鈴會一起響起,聲音悅耳,隨風飄蕩百里。

妖獸們最愛聚在玉鴦仙府之外,但這洞府的主人喜靜厭吵,所以那些上品的妖獸,只敢三三兩兩坐在洞府外的松林里,低聲細語的說話,渴了餓了吃幾口漿果,偶爾也下水泡泡溫泉,這日子倒也過的舒爽。

不過今天卻顯得格外熱鬧,連往日少見的四品妖獸都出來不少,特別是一個白發長須的老人,坐在溫泉畔,身邊圍了不少低等妖獸,正聽他說話。

這老人原是玉鴦山上的一只云龜獸,前幾年有幸見到玉鴦洞府主人,受他點撥幾句,竟然從三品妖獸晉升到了四品。這在別的妖獸看來,可是天大的難關呢,上了四品就能幻化人形,再修煉內丹時就大有裨益。故云龜獸一直對洞府主人感恩戴德,每逢大日子,必到洞府外來叩謝。

這許多妖獸,也唯有云龜獸有這等好運,其他人就算想見一眼洞府主人,都是難上青天。

“伯爹,玉鴦仙人是什么模樣?”

一只小鳳蝶細聲問道,“可是象你這樣,長須飄飄?”

“象我?可算是折殺我了。”

被眾人成為伯爹的云龜獸居然臉紅,“你們可知這天下男子有誰最俊?有誰最受女子傾慕?有誰的才學最驚艷?又有誰一身仙術飄逸出塵,被尊為三十六洞府之首?”

“難道……就是這玉鴦仙人?”

鳳蝶兒不敢置信,飄落在云龜獸的肩膀上。

“幾年前,我還只是三品靈龜獸,便有幸見了仙人一面。仙人哪是人間該有的模樣,他看起來不過二十歲,白衣玉帶,明眸丹唇,簡直就是一尊玉人兒。小老兒活了百年,可沒見過哪個男子,竟可以俊到這種程度。”

“但玉鴦仙人應該靈修了許多年。”

“可不是么?”

云龜獸一拍大腿,倒把肩膀上的鳳蝶兒一震,“要不怎么說是仙人呢,咱要不是親眼所見,可不敢相信這樣俊俏的小哥兒,竟然已經修到了七品。”

“七品呵!”

“七品……”

一群妖獸竊竊私語,眼中露出傾慕的神情。

妖獸修煉,過了五品方可稱靈,這已經是萬中無一的運氣了,而七品之靈,簡直稀少到如沙漠中的金鉆,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要是能陪在這樣的人身邊,那也不枉我……我們修煉一世。”

鳳蝶兒輕輕細語,話未說完,臉卻紅了。

“小鳳蝶兒思春咯。”

有粗咧的妖獸大叫。

一伙妖獸都笑起來,把鳳蝶兒臊的,只往伯爹身后躲。靈龜獸卻不讓她躲,側著身子對她說:“小鳳蝶兒,且將你的芳心收起來吧,玉鴦仙人身邊的女子,那可也是天上有地下無的仙子呢,保管你看一眼,連眼睛都不舍的眨。”

“伯爹夸口了吧,小鳳蝶兒也是這五里妖山中最俊的,也不比那些仙子差呢。”

有后生抱不平,卻被人覷穿,是早就對鳳蝶兒有意思,眾人又是一陣取笑。

云龜獸屈指道:“仙人身邊,有美女無數,最得寵的是三個仙子。其一叫做晴眠月,模樣冰清玉潔,出塵不染,還有一身的好舞藝,聽說跳起舞時,就連天邊的云彩都會跟著動;其二名叫紫羅兒,是跟著仙人時間最長也最受寵愛,對仙人衷情無比,日日相伴;其三叫靈卿兒,卻是個調皮搗蛋的小仙子,最愛在仙人靜心時搗亂,可仙人對她也寵的很,從來不肯半點指責。”

“那這三位仙子姐姐,哪一個最漂亮呢?”

鳳蝶兒癡癡問。

“三個仙子都有傾城傾國的美色,但要說最美么……”

云龜獸輕捻長須,故作高深道,“我以為就是晴眠月了,那儀容,那姿態,那身段軟的就像是水一樣,誰望了她一眼,眼光就像是生牢在她身上,再也拔不出來了。”

“哼!”

一個紅色的影子突然從云龜獸頭上掠過,還重重敲打了一下,“死烏龜,死烏龜!”

聲音猶在,這紅光卻如電一般,竄入緊閉的玉鴦仙府,再也不見了。

“誰?”

“大膽!”

一幫妖獸都跳將起來,云龜獸怎么也是這里的長輩,居然敢對他如此無理,妖獸們可不是真的吃漿果長大的。

“罪過罪過!”

云龜獸自己卻苦著臉,摸摸腦袋,壓低聲音道,“都噤聲吧,小老兒今天多話了,剛才那紅光,不是靈卿兒小仙子,又是誰……”

一群妖獸聽聞此言,頓時低頭就座不敢多話,剛才云龜獸居然說靈卿兒不如晴眠月漂亮,也難怪小仙子生氣起來。

只是……這生氣的時候,靈卿兒的聲音也如此動聽,簡直比洞府流蘇上的銀鈴聲,也要好聽百倍呢。

眾妖獸口中的玉鴦仙人,此時就在緊閉門戶的玉鴦洞府內。這洞府內外,竟有天差之別,才一踏入,便能感知到空氣中漂浮的靈氣,而走不到三步,就能看見有仙氣蘊結的玉佩或者玉劍嵌在墻上。這洞府內,也是亭臺樓閣一應俱全,而溫泉在此間九曲三灣,變作了貫穿其中的玉帶河。

慕容雪鴦斜靠在柔軟皮裘臥榻上,他這臥榻卻是一葉小舟,正悠悠飄蕩在玉帶河面上。臥榻之側,只著薄紗的美姬,正剝著葡萄,殷情伺候著。這美姬就是眾妖口中的紫羅兒,她身著紫色透明薄紗,將一身細嫩如雪的肌膚半遮半露,卻有一雙彈性十足的長腿從薄紗里穿出來,貼在慕容雪鴦的身上。

那男人的手也不安分,早就伸進薄紗,握在紫羅兒的豐臀上,紫羅兒剝一粒葡萄,慕容雪鴦的手便揉搓一記,才吃了不到五粒,紫羅兒已經面紅耳赤,渾身軟的如能捏出水來。

“公子,不可這樣。”

紫羅兒嬌嗔道,“過會靈卿兒就進來了。”

“可不已經來了么。”

慕容雪鴦還是揉著那處滑膩,也不顧靈卿兒化成的紅光已經飛近。

“氣死我了。”

靈卿兒噗通一聲跳上了船,卻不顧扁舟四處搖晃,眼見著就會側翻。

“啊!”

紫羅兒猝不及防,從臥榻上翻滾下來,便朝燙手的溫泉落下去。

慕容雪鴦微微一笑,雙手中指朝兩邊一彈,有股大力涌出,竟將整艘扁舟都浮空在溫泉上。紫羅兒也被這力托舉,有些花容失色的再坐回軟榻。

“死卿兒,胡沖亂撞的,也沒點定性?”

紫羅兒噘嘴,在靈卿兒的臀上拍了一把,“哈,這小丫頭,怎也變得這么豐潤了。”

靈卿兒白了紫羅兒一眼,兩人各自省的,自家公子最愛這一處豐臀,所以有些法力的她們,就讓自己的美臀更豐潤滑膩一些,也好討公子歡心。

就在兩個女人相互嬌嗔時,慕容雪鴦已經慵懶的從軟榻上坐起,他擼擼長發,將披散的黑發收到身后,用流蘇銀帶扎起來,一時之間,滿堂竟因慕容雪鴦露出的面孔而熠熠生輝。

雖然是眾妖心中地位無上的仙人,亦是妖圣座下三十六洞府的首席,慕容雪鴦看上去卻不過十八、九歲的少年,眸如星輝,唇如點漆,一身白色素袍,裸著足,面孔溫潤如玉,又俊俏的令人難以相信,人間竟有這樣絕色的男子。和他相比起來,甚至連旁邊的兩個絕世美女,也相形失了顏色。

若是真要挑些毛病,慕容雪鴦的眼睛略微狹長了些,但在眉目間,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邪氣。

難怪紫羅兒曾說過,公子如果做了女人,怕全天下的女人都要被奪走風采。

慕容雪鴦看靈卿兒還是生氣模樣,笑著伸手,托著她下巴問道:“誰惹小靈子了?這般不開心。”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