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奧法重生

點擊: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科蘭堡圖書館》管理員,大破滅之中被冰封的[雙魂者]珈藍,在[書籍萊安]的月光照耀下,意外的從[寒冰靈柩]之中復蘇了!
“這位女同學,請問這里是什么地方?星辰大陸?不是科瓦雷大陸嗎?”
“那請問現在是什么年代?[天啟1714年]?不是[曙光2014年]嗎?”
“咦?女同學你也是一位奧法師么?你是魔法師?那是什么?”
“什么?火系魔法師?金系、木系……?這不是[塑能系]-[元素子學派]么?防護系、咒法系……那里去了?”
“天啊!剛才跑過去的那個會冒煙的構裝體是什么?地精蒸汽機車?難道古代的高等地精文明復蘇了么?”
好吧,珈藍發現自己所知道的世界,已經在大破滅之中被埋葬到地下……等會!那豈不是說各國的金精礦、秘銀坑、皇室寶庫……還有傳說中巨龍秘藏都成了無主之物?

第一卷 來自一千七百年前的男人

第1章 科魔大學的恐怖傳說

白日的喧囂正從[科蘭邦]的大地上褪去,[書籍萊安]淡藍色的月光溫柔的撫慰著《科蘭邦公立魔法大學》靜寂的校園,除了一些充當教職員辦公場所的古堡之中,還閃爍著或明或暗的魔法燈光,這座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學院城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以下《科蘭邦公立魔法大學》簡稱《科魔大學》。)

一名巡夜人手中的牛眼提燈渾黃的光芒,在學院大博物館的樓道間,漫不經心的來回掃蕩,嘴里不時嘟囔的抱怨著什么,顯然是對臨時增加的巡夜任務十分的不滿。

半個月前,《科魔大學》的考古系師生,從[星辰大陸]南方,[吉拉哥洲]的[科蘭邦],臨海的[海墻山脈]山腳下,著名的古代[科蘭堡]遺址中,發現并開啟了一處密室,發掘出了一塊[曙光時代]遺留下來的[恒冰],里面隱約冰封著一只看不清形體的古代類人生物,這一發現頓時轟動了整個[星辰大陸]的學術界。

由于以現今的魔法技術,還無法確保強行融化[恒冰]后,是否能夠阻止這只被冰封的古代類人生物的遺體急速腐壞,所以暫且將之安置在了《科魔大學》的古代文物大博物館中,等待[星辰大陸]七大洲的學者們趕來共同參與研究后再做處理。

這一決定,卻給《科魔大學》的可憐巡夜人們帶來了極大的麻煩,學院安保部不得不緊急制定了一份巡守計劃,徹夜交叉巡查,以確保這塊珍貴古代[恒冰]的安全。

可是領著微薄薪水的巡夜人們無法理解,有誰會對一塊長五米,寬四米,厚三米的大冰塊感興趣?

好吧,就算有那個笨賊對這大冰塊充滿了好奇,可他要怎么將這塊重達幾十噸的大家伙搬走?

也只有那些整天待在實驗室或是圖書館里的瘋子,才會覺得這塊大冰塊是貴重的珍寶吧?

就算有好奇心強的學生,想弄一點冰塊回去做一碗古代刨冰嘗嘗,可這塊叫做[恒冰]的東西,據說比鋼鐵還要堅硬,不要說用刨冰機刨下冰渣來了,就是拿最鋒利的刀具來進行切割,也無法在上面留下任何痕跡,有什么必要安排這么多人來保護它的安全?

當然,校方的高層領導,是不會理解巡夜人們郁悶的心情的,似乎他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顯示出校方對此次學術交流會的重視,昭顯出對七大洲各大名校學者的尊重。

“該死的,明天可就是秋季主月[書籍萊安]升起的第十五天,《科魔大學》建校兩百周年學園祭,山姆大爺還得去搭建舞臺、清掃禮堂、布置會場……有好多好多活兒要干,現在卻讓可憐的山姆在這里保護這塊大冰塊?”

巡夜人生氣的抱怨著:“山姆大爺明天一定要向這些該死的官僚辭職,拿著耗子的薪水,卻讓我干蠻牛的活兒……呃,或許應該等到月底發薪的時候再辭職?現在去,那些剝削者一定會扣掉山姆大爺這半個月的薪水……這次山姆大爺一定要辭職,誰也攔不住我!”

山姆一邊斷斷續續的念叨著已經念叨了十幾年的決定,一邊將牛眼提燈往那塊大冰塊上掃了掃,雪白中透著蔚藍的[恒冰]在燈光的照耀下美麗的無以復加,像一塊寶石般折射出炫目的光芒來。

可是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它只是一塊冰塊而已,如果是寶石,也許山姆還能偷偷敲下一小塊來,到葛朗西老頭那里去換上幾枚銀吉姆,好好到[漁人新娘]去暢飲幾杯沒有摻太多海水的咸麥藻酒。

“嘀嗒!嘀嗒!嘀嗒……”

一陣若有若無的細微聲響,在大博物館空曠的空間之中回蕩,頓時打斷了山姆的嘮叨,他停下腳步,疑惑的側耳傾聽了一會,自嘲的搖了搖頭,準備離開這座擺放了各種古怪物品,看上去有些陰森恐怖的地方。

“嘀嗒!嘀嗒!嘀嗒……”

山姆的腳步再度定住,他猛的回身用牛眼提燈照去,大聲喝問:“是誰在那?出來!臭小子們!博物館可不是你們玩練膽游戲的地方!”

可是空無一物的博物館里什么也沒有出現,墻壁上懸掛的古代肖像油畫里的人物,似乎正在用它們死人一般的陰森笑容,嘲諷山姆的大驚小怪。

“咕嚕……”

山姆有些驚恐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手中的提燈慌亂的四下晃動,每一座有歷史的學院都會有其專屬的恐怖傳說,《科魔大學》自然也不例外。

例如隔壁大圖書館里的午夜學者、大禮堂的亡魂派對、解剖實驗室的滴血手術臺、鑒定系二樓東頭女廁所的學號1683男學員,還有學院中那顆據說有一千年歷史的泡桐樹上懸掛的二十三個殉情幽魂……

什么?

你問“殉情”這種情侶之間的游戲為什么會出現單數?

聽說是因為一名亡靈系女學徒,干掉了玩弄并拋棄她的學長和插足的情敵,并把他們掛在了泡桐樹上,然后順便用一根棺材釘和自己的舌頭把自己也懸掛了上去……亡靈才知道她怎么在懸空的狀態下,在自己的舌頭上釘上棺材釘把自己吊死的!

好吧,這不重要……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仿佛鮮血濺落的聲音越來越快,渲染出一絲死亡的氣氛,驚恐的山姆不斷告訴自己那些只是虛假的傳說,但是腦子里卻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各種恐怖的畫面,顫抖的手導致牛眼提燈的光芒亂晃,不經意間掃過了那塊恒冰,幽藍色的冰面上一張模糊的人臉一閃而過!

“啊……”

山姆用出生以來最大的肺活量撕心裂肺的嚎叫了一聲,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熱乎乎的液體頓時濕潤了他的褲襠,在大博物館的黑白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了一灘抽象的痕跡。

也不知是從那里浮現出來的勇氣,山姆神勇的以四肢落地的姿勢,用驚人的速度爬出了大博物館,臨走的時候還沒有忘記拖走那只能夠給他帶來一絲絲安全感的牛眼提燈。

連滾帶爬逃出了大博物館的山姆,只覺得那個血液滴落在地板上的聲音始終回蕩在自己耳邊,好像就在自己身后,而且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嚇破了膽的山姆凄厲的慘叫著,發瘋的奔跑在空曠的校園中,呼喚著其他的巡夜人同伴來搭救自己,可是理論上應該足足有十幾人的巡夜隊伍,卻一個人都不見蹤影!

“他們一定是被恒冰幽靈殺死吃掉了!只剩下我……只剩下我……”

最后一絲理智崩潰了的神勇山姆,一路狂奔的逃離了學院,據說再也沒有出現過。

而第二天,當巡夜中途溜號睡覺去了的其他巡夜人們得知這個消息時,一對在校園中幽會的小情侶,臉色發青的聲稱他們昨晚在大博物館附近,“親眼目睹”了一只“獨眼哀嚎女妖”吃掉了巡夜人山姆!

并且這對親眼目睹“案發現場”的小情侶,繪聲繪色的描述了“獨眼哀嚎女妖”模樣,她的臉上長了一只像牛眼提燈燈罩那么巨大的眼珠,而且還會射出能融化人體的死亡之光!

令人震驚的是,那塊珍貴的[恒冰]一夜之間不翼而飛,并且在大博物館的地面上找到了一灘液體,經過煉金系教授的化驗,發現的確來自于那名叫山姆的巡夜人!

這似乎應征了那對小情侶的言辭,他們甚至推斷,那只突然出現的“獨眼哀嚎女妖”,肯定是被冰封在那塊[恒冰]之中的古代不知名類人生物,在半夜的時候逃離了[恒冰]的禁錮,吃掉了可憐的巡夜人!

一名微不足道的低賤巡夜人,還不足以引起校方的同情,但是準備借建校兩百周年學園祭的機會,召開的七大洲魔法學術研討會,卻因為重要古代文物[恒冰]的失蹤而夭折,這簡直就是《科魔大學》建校以來最大的恥辱!

為了掩蓋掉這個恥辱,校方不得不緊急做出了處理,一邊修改了研討會主內容,更改為《古科蘭堡探索及文獻整理》,一邊對那兩名目擊者進行了封口處理,同時嚴重處罰了學院安保部,解除了利用職權往安保部安置親戚的安保部長職務。

所謂的“封口處理”當然不是校方喪心病狂的進行了殺人滅口,因為在不久之后,《科魔大學》的學生們之中,悄然流傳起了一個新的恐怖傳說:大博物館的哀嚎女妖……

而在這件恐怖傳說的背后,沒人知道的是,就在可憐的山姆逃走之后,一道從大博物館天窗照射下來的月光,正好落在了那塊[恒冰]上!

理論上萬年不化的[恒冰],卻在[天啟歷1714年]秋季主月[書籍萊安],那淡藍色清冷的月光照耀下,開始迅速的融化,那可怕的“嘀嗒”聲,正是被擱置在展示臺上的[恒冰]融化后流淌下來的冰水。

第2章 書籍萊安的眷顧

珈藍能感覺到源自[書籍萊安]的奧能潮汐正在體內磅礴的涌動,這讓他陰冷而僵化的軀體,逐漸從沉睡中醒來。

緩緩睜開眼睛,黑寶石一般的雙眼閃過一抹淡藍色的光輝,珈藍慢慢的爬了起來,全身仿佛灰骨骷髏似的“嘁哩喀喳”響個不停。

活動了下僵化的脖子,骨節發出“咔吧!咔吧!”的脆響,珈藍舒爽的輕輕哼了一聲。

[這是哪里?]

有些茫然的打量著四周,記憶中熟悉的書架變成了堆滿各種“雜物”的置物架,似乎連屋子的空間格局也變的也不太一樣了。

[我不是在閱覽室整理書架么?]

珈藍皺著眉頭思索了半天,記憶漸漸復蘇,他突然驚覺過來,不由張開嘴驚呼,但嗓子里只發出了一聲低啞的“呃……”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