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陪室友去廟里求姻緣,結果給我自己求來個兒子…

點擊:
最近我自己懟在了大石頭上,算是活生生被潑了一大盆狗血。

事情是這樣的,室友三十好幾了一直沒個正經男朋友,不知道聽誰說的城南廟里求姻緣很靈,非要拉著我去,我是真不知道哪家和尚廟還能求姻緣的?我是真不懂。

最近滴滴不是總出事兒么,讓她一個妹子去我不放心,就老母親樣的跟著去了。

秋高氣爽的,風景倒是不錯。

她是見佛就拜,我傻站在院子里被太陽暴曬,防曬霜都擋不住那種。

正巧遇上初一,寺廟里的人簡直多到爆炸,人多就亂,我大腿一下子讓人給抱住,低頭一看,是個光腦袋的白胖娃娃,兩三歲的樣子,我以為是誰家孩子認錯人了,蹲下問他媽媽去哪兒了,哪知道娃娃抱著我脖子就啵了我側臉一下。

不得不承認,我那顆老母親的心差點炸裂,雖然我沒結婚也沒孩子,但被這么可愛個孩子主動啵了一下,說明什么?

真的,我一點兒沒覺得他是在對我耍流氓,畢竟這么小個孩子還不懂啥叫流氓呢,所以只能說明,我長的夠可愛,小孩子看見都喜歡。

我笑的臉估計都出了包子褶兒,繼續問他媽媽在哪兒,順便拉著他白胖胖的小手手,就打算把這可愛孩子還給特別會教育孩子的家長。

哪知道娃娃突然抱住了我的大腿,仰著頭奶聲奶氣的喊了我一句,媽媽!聲音奇大!

我啪嚓一下就碎裂當場了。

我對他說小朋友,媽媽不能亂叫,讓你媽媽聽見了,會說阿姨是人販子的。

小朋友奶聲奶氣,說話還不利索,只是纏著我叫媽媽,我差點就瘋了。

拖著他去找保安,他還非要讓我抱抱,我一個沒生過孩子的姑娘,第一次知道看起來不大點的娃娃抱著居然這么沉!

不過這毛娃子身上奶香奶香的,我一瞬間真的很想把他抱走,罪惡了。

沒找到保安,倒是迎面走過來一個男人,氣勢說不上來勢洶洶,但明顯挺著急的。

果不其然,搭了幾句,是這娃娃的爸爸。

我想數落他幾句的,大男人看孩子當真是不操心,要不是遇到我,真被壞人抱走了咋整?

但我總覺得這男人看我眼神怪怪的,雖然沒啥惡意,就是讓我覺得很別扭。

我怕他真生出什么我是人販子的念頭,就告辭想趕緊走了。

沒想到,胖娃娃剛還給他爹,就又帶著哭腔的鬧了起來,小手朝我伸著,邊哭邊叫媽媽。

我能說我心里當時臥槽臥槽的么?幸虧是周圍人不多啊,不然我這腦袋上得飄著拋夫棄子四個大字啊!

胖娃的爸趕緊給我道歉,說唐突了唐突了。

看在他挺禮貌,長的也順眼的份兒上,我原諒他了。

哭哭啼啼的娃就這么給抱走了,幸虧我室友不在當場,不然估計會笑死我。

我長的不母性,真的,我就是一個瘦了吧唧前后都平的妹子,和孩兒媽一點兒都掛不上邊!

我也不知道為啥那胖娃娃就非要纏著我了。

中餐我們在廟里吃的,室友說這邊素齋特好吃,對我這種無肉不歡的人來說,這是煎熬,真的,我媽說我吃飯沒辣椒沒肉的時候,就算再餓,看見飯桌我就萎了。

可我又走不了,她不走,我也拉不下臉面。

用齋的人很多,跟學校里大食堂一樣,不過信佛的人都挺禮貌的,秩序井然。

我和室友吃飽了打算擠出門去時,我腿又讓人給抱住了,一低頭,果不其然,又是方才那個胖娃娃。

我覺得也是神奇,這么多人,他能又一次抓到我。

我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等我吃個飯的,叫個外賣……吃點啥好呢,我本來想著通過假期調整一下作息時間的,結果是完全混亂了……人的自制力啊,是個迷。

我看自己被娃抓了之后,我是真想好好教訓一下娃的爸了,這么多人,兩次把孩子給丟了,這當家長的是心有多大?

我室友也是個逗逼,看見個娃子就直接給抱起來了,其實我理解她,就是想逗逗孩子,趕緊給孩子找爸媽,結果丫上來就問了一句,你為什么抱著這個姐姐的腿啊,是不是因為她長的好看呀?

娃特別認真的點點頭說,嗯,我媽媽最美了。

我……我室友笑的花枝亂顫,差點給娃扔地上。

我除了扶額還能有啥表情?拽著倆人一起出去找保安,吃素齋的地方距離大門口那叫一個遠,我室友到底是健身房常客,抱著孩子不帶喘的。

她不停逗孩子,我雖然被他這媽叫的挺心塞的,不過說實話,他真挺可愛的。

我不管奶奶家還是姥姥家都沒有這么屁大的孩子,猛地一接觸,覺得特別好玩。

我問他為什么換衣服了,這么穿更像和尚了,之前還是小孩子的上衣褲子的,現在套了個袍子。

他告訴我因為他尿褲子了。

艾瑪,說實話,我也活了二十好幾了,第一次被這么秒治愈,直接笑的像個傻子。

我室友喜歡他的不得了,想親他又怕自己口水不干凈,就捏了捏他的小臉兒,他脾氣是真好,好像也不認生,臉都給捏變形了,也就是乖乖的伸手自己摸了摸。

我室友要給他拍照,被我攔住了,畢竟不是自家孩子,可愛就看看,拍照還是得經過人家父母同意,問題就是他父母不知道哪兒去了。

門口保安看見他,告訴我們放他那兒就行了,我戒心強的,想著萬一保安起了賊心什么的,原諒我這不相信人的性子吧。

反正我和室友都不同意把孩子放下,決定報警,保安無奈說這孩子爸是這廟里常客,算半個居士,他們都很熟悉了。

我們不依不饒,他沒辦法,查了半天電話號碼,打過去沒人接。

室友還是要報警,保安沒辦法,聯系了廟里的一個師傅,師傅很快過來了,胖娃看見他倒是親切,看樣子確實是認識的。

師傅告訴我們,胖娃的爸正在和另外幾個師傅討論問題呢,吃飯的時候是另一個小師傅帶著胖娃,結果沒看住,胖娃自己跑了。

我這會兒心里已經積攢了好幾層怒氣,我這人還是挺暴脾氣的,尤其看見那種對孩子不太負責的父母,恨不得自己過去給他們一腳。

反正不管師傅咋說,我們最后還是報警了,自己孩子不見了,不管討論什么問題,也沒孩子丟了的問題嚴重吧?

我室友都覺得要控制不住我的情緒了,我自己也知道,但就是止不住胸口那股子氣。

其實和我小時候有點關系,我爸媽離婚那會兒我也就上小學,當時他們誰也不要我,推來推去,后來好像是很無奈了,我爸才勉強接受了我,再后來他開出租車跑車,沒人管我,他只能帶著我,我記得有次冰天雪地的,要上車的人太多,他們又不肯抱我,我爸就給我扔在路邊小賣鋪的阿姨那兒了,一直到天都黑了,他都沒來接我。

我特別記得那會的感覺,就好像真的沒人要我了,雖然阿姨一直安慰我,我還是哭的臉都花了。

后來我爸還是大半夜跑來的,因為才想起來我被他給扔外面了,忘了。

胖娃爸終于是來了,一天之內第二次見面,之前我覺得挺愧疚,怕他覺得我是人販子拐了他家兒子,所以我對他十分和氣,現在我真是一臉怒氣,恨不得吊打他一頓。

顯然他看出來我情緒不好了,不過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特別淡定的問了一句,怎么了?

語氣是真的一點兒也沒聽出來著急啊!

胖娃在我室友懷里抱著,手還時不時揪著我的衣服領子,反正這屋里就我一個人發瘋,還處于根本就沒有發瘋理由的狀態。

我問他,你家孩子是吃百家飯的是吧?一天之內丟兩回,要不是碰到我們,現在就給人販子抱走了,你知道不知道?

我可能語速太快了,也可能語氣太強烈了,那男的被我問的有點懵。

胖娃顯然也被我嚇著了,很尷尬的又拽了拽我的衣領,小聲喊了一句,媽媽,別生氣了。

我真的特別想對他大吼一句誰是你媽!但面對那么小個孩子,我就是憋死也得忍著。

他這一句媽媽叫的不要緊,全屋子的人看著我的眼神都變了,我就是神經再粗也感覺到了!

童言無忌,我忍。

我深吸一口氣轉頭看著他,憋得太嚴重了,眼淚都給憋出來了,我就覺得他肯定和我小時候一樣,家庭也不怎么幸福,原生環境把一個好好的孩子都給逼成什么樣了。

我摸摸他的小臉,哭的跟狗似的,哽咽著說你不怕,我不生氣,但我也不是你媽媽。

我出去被呼呼的北風給吹回來了,覺得還是外賣小哥哥親切,所以我又決定不出門了,糾結吃啥,點單順便來聊聊,你們晚上吃啥,有沒有推薦,吃大餐的就不要來刺激我了。

我室友拽著我,我不知道神經哪根弦被觸動了,反正就是哭的特別沒有形象。

丨警丨察也來了,不管保安和師傅怎么解釋,我和室友都持懷疑態度,丨警丨察問孩子是不是我的,我說不是,但是我懷疑也不是這個男人的。

這里我真的要感謝一下丨警丨察同志們,現在對于丟孩子或者人販子這種事,全社會好像都非常關注,丨警丨察反應也是非常給力的,一聽說我有疑問,他們一點兒都沒含糊,直接將孩子先控制了,要求那男的給出親屬關系的證明。

我看出來,那男人的臉都黑了,反正是生氣爆發前的預兆。

我才不管那個,如果真的因為我的堅持,挽救了一個孩子,我就是拼的頭破血流也要做。

男人要抱胖娃,他也不拒絕,丨警丨察問胖娃,這男人是你什么人,他也很乖的說是他爸。

丨警丨察又問保安和師傅,都能證明,那男人就是孩子的爸爸,還是我室友給力,一句話戳過去,說現在拐孩子都是團伙作案的。

我知道,保安和師傅的臉也跟著黑了。

但我們就是覺得,只要有疑點,就絕對不能放過,因為我真的沒法說服自己,有什么事比自己孩子安全還重要,能因為討論問題連孩子都不管了。

就算證明是我錯了,我也要給這男人上一課,讓他知道,不好好看著自己的孩子,是會被丨警丨察問話的!

最后,胖娃被丨警丨察帶走了,他要上車前緊張的哭了,不是那種哇哇的大聲哭,就是撇著嘴哭,我站在寺廟大門口跟著哭,圍觀的人那叫一個多,控制不了的那種。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