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老公帶了一個親戚的孩子回家,我總覺得是他的私生子

點擊:
我和老公結婚三年都沒有孩子,試管嬰兒也做了,但卻沒有成功。我日思夜想自己有個孩子,突然有天,老公帶回來一個一歲多的小男孩,說是他老家遠房表妹的孩子,暫住在這,說能給我帶來好孕。

接著又說他們老家那邊很多沒孩子的夫妻,從親戚家借一個小孩養在家里,沒多久那對夫妻就會懷孕。

婆婆也在旁邊附和,有些激動的說她以前鄰居的女兒就是這樣懷上孩子的,一連說了好幾個成功的案例。這些神乎其神的事原本我是不太信的,但被他們這樣說的也心動了,本就覺得這小男孩可愛,現在就更多了幾分喜愛。

走過去,蹲在他前面,捏了捏他的小臉,笑著問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可能小孩比較怕生,剛來這還不適應,不回答我,而是怯怯的朝我老公走去,伸出胳膊,奶聲奶氣的叫:“爸爸,抱抱。”

聽到那聲爸爸,讓我頓時懵了下,還未等我問老公為什么小孩要叫他爸爸,老公就開口解釋:“小寶挺可憐的,從小都是我表妹一個人帶的,可能小孩太想要一個爸爸了,所以見誰都叫爸爸。老婆,你可別誤會什么啊!”

對于自家老公我還是挺放心的,老實還顧家,這兩年升職加薪有錢了,也沒有變壞,除了應酬、加班和出差,平時都準時回家。

還有因為我輸卵管的原因,這幾年沒懷上孕,他也沒給我任何壓力,做試管嬰兒還是我自己要求去做的。失敗后,除了心疼我之外,從未有任何言語上的責怪。

這樣一個好老公,我又怎么會懷疑他呢。

夜晚我讓孩子跟著我睡,但是睡到半夜,孩子突然就大哭起來,嘴里一直喊著:“媽媽,媽媽……”哭得聲音都沙啞了。

我沒照顧過孩子,他一哭,我頓時手忙腳亂,哄也哄不好,看他哭的傷心,又很心疼。老公也哄著,但小寶還是哭。

門突然從外被大力的推開,婆婆鞋子都沒穿就跑了過來,一把將我懷里的小寶給抱過去,“哎呦,我的小寶,哭的眼睛都腫了。”

“我就知道你不會帶孩子,還偏要小寶和你睡,以后孩子跟我睡。”

婆婆責備了我句,就抱著孩子離開了。過了許久,孩子的哭聲才消失,有可能是哭累了。

一歲多的孩子離開自己的媽媽,來到這陌生壞境,對他也是種殘忍,我開始不忍。

第二天和老公商量,干脆送小寶回家,這樣母子分離,對小孩傷害太大了。我懷孕的事,還是順其自然好了。

老公擰著眉頭想了會后說道:“要不這樣,我們把小寶的媽媽,就是我那遠房表妹也接過來住一段時間,正好我們還有一個空著的客房,老婆你覺得怎么樣?我有種強烈的感覺,只要小寶留在這,你一定能懷上孕的。”

他手放在我平坦的小腹摸了摸。

對于沒懷孕這事,我一直覺得虧欠了老公,他又是家里的獨子,看著他眼神中流露出對孩子的渴望,讓我沒多想,就應了下來。

老公很開心,直說今年我肯定能給他懷個兒子,我被他感染,也開始幻想懷孕后的歡喜。

做過試管的都知道,試管挺靠運氣的,我運氣可能就不太好吧,兩次放進去胚胎,著床階段就拉肚子,我平時真的很少拉肚子。想生個孩子真的太不容易了。

當天晚上等我下班回家的時候,就看到一個長相清秀的年輕女人坐在沙發上,正和老公說笑,看她年紀也就二十來歲,沒想到竟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了。

“小曼,這就是小寶的媽媽-依依。”老公介紹著。

兩人客氣的寒暄了下,雖然答應了讓人來住,但家里突然多出來生面孔,還是有那么點別扭和不自在。

吃過晚飯后,婆婆說要帶著小寶下去散散步。

這時候老公的表妹拉了拉老公的胳膊,說道:“俊坤哥,這附近我不熟悉,你能不能帶我在小區附近逛逛。”聲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學的臺灣腔調,嗲嗲的,像是在給我老公撒嬌。

老公看了看我,說:“小曼,要一起去嗎?”

我剛想說去,但又想起今晚有個海關報稅的資料要弄,就說要加班工作,不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錯覺,感覺那表妹似乎更開心了,挽起老公的胳膊就往外走,我眉頭皺了皺,這是遠房表妹嗎?這可比親妹子都要親了。

等我從書房出來,只看到婆婆帶著小寶在沙發看動畫片,沒看到老公和他表妹,我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已經快九點了,怎么還在外面逛呢。

當即撥打老公電話,問他什么時候回家。

電話很久才接,“在哪呢,還不回來。”

“在逛商場,很快就回去了,你想吃什么水果,我帶回去給你。”

又說了幾句后,電話就掛了。

說是很快,但過了半個多小時兩人才回來,老公手上拿著大包小包,全部給提到了他表妹的房間。他一出來,我就問:“你給我買的水果呢?”

如果是平時,我根本不會在意買沒買水果這點小事,但今天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感覺老公忽略了我。

“我這記性,只想著趕緊回來,買水果的事都忘了,我這就下去給你買。”老公說著就往門口走。

婆婆從房間出來,應該是聽到我們對話了,朝我這邊冷冷的掃了眼,“冰箱里不是還放著葡萄啊,嘴就這么饞?又沒給你少吃的,吃那么多,也不見你下個蛋出來。”

“俊坤,不要去。”

她叫住她兒子,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拿出一袋葡萄,就往我身上丟。

不用照鏡子,我都知道自己臉有多難看,被暗諷不下蛋的母雞,這誰受得了,眼淚不爭氣的流,對婆婆說:“媽,你有必要說話這么難聽嗎?”

老公見我哭了,立即過來抱了抱我,幫著我說了她媽幾句。

婆婆狠狠的瞪著我,又對他兒子吼:“還要這種不下蛋的女人干嘛,依……”

“媽,你說什么呢,依依,你把我媽帶回房間去。”

老公發火了,樣子很恐怖,婆婆被震住,一時間也沒再說話,被秦依依帶回房間,之后隱隱聽見婆婆的哭罵聲,還有秦依依的安撫聲。

“老婆,別哭了,你也別把媽的話放在心上,她就是抱孫心切,你多體諒下她老人家的心情。等會,我過去和媽談談,以后不會讓她再這樣罵你了。”老公邊說,邊拿紙巾給我擦眼淚。

我越想越難受,懷不上孩子,我是有責任,但活該就受到這種羞辱嗎?看著面前的老公,還好有他護著我,心疼我,不然在這家,我日子更不好過。

過了會,老公真去了婆婆的房間,門關上的,我也聽不到他們說了什么,但是第二天,婆婆對我的態度,真的有所好轉,不再是冷言冷語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還算平靜,除了兩件事讓我心煩外,第一件,老公那表妹太不懂得避嫌了,洗完澡就穿個吊帶睡衣出來,那胸脯都露出半邊,還是沒穿內衣的,下面也短,堪堪包住屁股。

有時候我和老公在客廳看電視,她也過來,還直接一屁股坐在我老公的旁邊。

明里暗里,我也提醒了她幾次,但她每次都說:“習慣了。”之后就是一副你能拿我怎么辦的模樣,氣都要氣死。

我也跟老公說過,雖然他每次都很認真的聽,也很認真的對我說,會提醒提醒她表妹,但她表妹該露的還是一樣露,一點沒改變。

第二件事,也讓我挺煩的,最近有個男人總是給我送花,說對我一見鐘情,要追求我。我明確的告訴他,我結婚了,有老公,讓他以后不要再去公司送花給我。

但那個長得還算帥的男人,卻說沒關系,無比深情的說:“會默默在心底喜歡著我,不會破壞我的婚姻,還說,從未對一個女人這么著迷,想守護在我身邊,遠遠的看一眼就好。”

如果我還是個沒畢業的學生,聽到這番告白,怕是心臟會怦怦的亂跳,但我不是,我是個結婚的女人,而且愛著我老公,又怎么會被他的花言巧語所騙了,只會讓我對他更反感。

男人每天的送花,還讓我成為同事間茶余飯后的談資,甚至連老板都注意到了,好幾次經過我身邊的時候,都特意停下來,看我幾眼,被那雙漆黑深邃的眸子盯著,壓力倍增。

或許他心里在想,這女人究竟有什么魅力,能讓另一個男人明知道已婚的情況下,還如此鍥而不舍的追求。

“注意下形象,公司是辦公的場所。”

他敲了敲我的桌面,略帶低沉的聲音很有磁性,但也很冷。

我微微垂著頭,悶聲嗯了下,心里對那個叫康文海的男人越發厭惡。

下班前去了趟廁所,完后出來洗手,看著鏡中的自己,五官算不上太精致,但甚在皮膚白皙,一點毛孔都看不見,看上去白嫩嫩的。目光下移,看向自己的身體,因為沒生過孩子,身材還很勻稱,不胖不瘦。

“喲,在這自我欣賞呢!真覺得自己美若天仙了。”

廁所門口進來一個同事劉姐,陰陽怪氣的說了句。我也沒理她,這個女人快四十了,還沒結婚,之前剛來還和她相處挺好的,后面她對我說了一番話,我就和她疏遠了。

她對我說,“這公司沒結婚的女人,只要找對象,我都要給攪黃了,你這種結婚了的,就算了。”

當時聽完,就覺得她三觀不正,心里恐怕也有問題。

現在因為我被人追的事,她已經在我面前冷嘲熱諷了好幾次,今天和我玩的比較好的小言,悄悄告訴我,說那追求我的男人被劉姐給堵在電梯口,發騷的要勾引那男人,但直接被推開了。

我沒理會劉姐,回到辦公座位上,給老公打電話,讓他今天來接我。如果那康文海像昨天一樣在樓下堵我,正好讓我老公收拾他。

但電話打過去卻沒人接,又打第二次,才接。

“在干嘛呢,電話也不接。”

“在開車,剛剛沒聽見,怎么了?”

在電話里,聽老公聲音感覺有點喘,不過我心里正煩別的事,也就沒多想,告訴他讓他來接我下班的事。

“小曼,你不是自己開車了嗎?而且我這也沒時間,剛剛媽還打電話來,說人有點不舒服,我正趕回去呢。”

他這么一說,我知道這是來不了,總不能讓他不要管媽。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