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我的纏綿往事

點擊:
作者:那一瞬間的風情

自從我認識了這個叫席佩蘭的女人以后,我的人生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我是怎樣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職員變成了眾所矚目的人物? 在進入這個充滿著競爭、傾軋和險惡的圈子里,我能夠接受才干和操守的砥礪,人品和良心的考驗嗎? 我和佩姐的纏綿終將走向何方?

第一章 迷惑人的老狐貍

請不要以為我是一只鴨之類的。

其實我和你一樣,是一個或有聊或無聊的,沒事的時候喜歡上,到各個社區論壇走走的,經常寫點有意思或者無意思的,長相絕對不會使你失望的,有點幽默有點風趣有點才華的,說不定就是你身邊走過的那種人。

我就像被驚濤駭浪拋到沙灘上的一條魚,慵懶地躺在床上,望著身邊的這個女人,細膩光滑的皮膚,飽滿堅挺的修長白皙的大腿,還有那令人想入非非的神秘的三角地帶,誰會相信她是一個快要奔四的女人呢?

我有點羨慕現在這個時代的女人了,只要你有足夠的金錢,許多人都在為女人著想,特別是生產美容化裝的商人,是不是每天都在絞盡腦汁地思考怎么使女人變得更年輕的竅門呢?

回想剛剛經歷的這場你死我活的搏擊,消魂蝕骨的戰斗,我的心潮久久難以平靜......

大學畢業以后,我找工作四處碰壁,總是高不成低不就,后來在朋友的幫助下,在一個小廣告公司站穩了腳跟,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寫一些華而不實的文字,為那些或有或無的大公司小公司吹噓,空閑的時候幫公司的那個酷酷的,眼高于頂的,腦后留一長長的馬尾巴的攝影師打打雜。

我挺嫉妒這小子的,每天不知道從哪里找來一大堆小姑娘大姑娘,在那個黑黑的明顯場地狹窄的公司租來的倉庫里,給那些搔首弄姿的美女們卡擦卡擦地拍個不停,而那些美女們也像發情的小母雞,圍著他唧唧雜雜地叫著。

我被這小子支使著,不是幫他移那些據他說很貴重的器材,就是搬那臺不知道從那里撿來的大風扇,風倒是很大,但是聲音卻是很嚇人,我對這風扇情有獨鐘,當它忽忽轉起來的時候,女孩們的裙子總會被掀的很高很高,往往這個時候,她們就像受驚的兔子一樣,偶爾,春光大瀉,或者,還有人用她們棉花一樣的小拳頭在我身上捶幾下,口里討厭討厭地叫著,我很享受這些,這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很舒暢也很愜意。

日子久了,我也跟著這小子學會了一些,拿著照相機亂拍一氣。

那是一個淫雨菲菲的日子,在這個倉庫里,雖然是白天,但是黑糊糊的,顯得有點陰森森的,那小子還沒有來,我把倉庫頂上的幾盞燈開了,學著那小子的樣子,瞇著眼睛這里瞄瞄那里瞄瞄。

正在這個時候,進來了一個人,打著一把紅色的傘,那把傘遮住他的臉,我突然看見進來了人,好奇心大起,斷著相機卡擦卡擦就拍了好幾張。當這個人把傘收起來以后,我才發現這是一個女人,是一個看起來很高貴很神秘的女人,我在鏡頭里不停地掃描著,手也不斷地按著快門。

燈光很昏暗,我看不清楚她的面容,但是那種氣質令我有窒息的感覺,看到我的閃光燈,那女人朝我走來,我看見她邁著雍容的步伐,說實話,在我以往的生活里,我從來沒有看到這樣的女人,我有些猥瑣,但是,這個倉庫里暫時沒有其他人,我只能鼓起勇氣朝她走過去。

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這是我的第一感覺,也是一個很富有的女人,這是我的第二感覺,我有點囁嚅,說話不是很利索,我哆哆嗦嗦地問她,你找誰啊?就找你啊!我?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啊,這里沒有其他人,我不找你找誰啊?確實,在這個偌大的倉庫里沒有其他人,我是唯一的活物,不找我找誰呢?但是,我可不認識她啊?

這個女人見我一臉迷惑的樣子,用手里的那把傘指了指我,我問你,你認識一個叫小敏的女孩子嗎?小敏,我知道,就是那個剛剛滿了18歲的中學生,上次有個賣復讀機的廠家要拍幾張照片,好象就是找了小敏做模特。那個小敏和這個女人很相象,我想她是小敏的母親吧?

小敏的樣子很秀氣,特別是一雙眼睛,水汪汪的,典型的桃花眼年紀,好象就可以電死不少人。那個拍照的小子說,再等兩年,她肯定能夠傾了我們這個小城的。

我不敢正眼看這個女人,因為她的風采有點太懾人了!

這是一個看不出年紀的女人,烏黑的長發挽成一個高高的發髻,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好象能夠淹死無數的男人,白皙細膩的肌膚,猩紅的嘴唇,就像聊齋里面穿堂而過的火紅的狐貍。

其實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小敏的母親,小敏年紀,就像一只小狐貍,而她的母親就更像一只迷惑人的老狐貍了。

其實這話也不是我說的,是我們這個小公司的那個攝影師,也就是我幫他打雜的那個在一幫美女前面指東化畫西的小子說的。其實這小子的名字叫歐陽文化,名字很文化,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有文化,反正他自己覺得很有文化似的。老喜歡說一些新詞或者新的名堂唬人,而且他后面的那個馬尾巴,也頗有一些葉公好龍似的藝術味道。

我是最看不慣他這個酸腐的味道,但是卻偏偏很討那些稚嫩的小女孩的喜歡,我們這個小公司因為資金不足,請的都是那些隱藏在深山的無人知道的清純的小女孩。他們也許是孤陋寡聞,對歐陽的這一套好象很中毒一樣。我也不知道其中有好多被歐陽下了套,但是肯定的一條是歐陽對其中的好多小女孩下了手,因為他老是在我的面前津津樂道于他的風流韻事。

第二章 一種麻麻的感覺

各位讀者大大,寫作不易。您的一朵最美麗鮮花,您的隨手一個收藏,將是我的最大的快樂。當然,如果您有磚頭的話,也盡管砸過來。我樂意接受。因為磚頭砸多了,累積起來,自然就為以后少走彎路鋪成了一條陽關大道。本人再一次感謝大家的捧場:謝謝!

正當我左右為難的時候,那個歐陽文化進來了,這小子來的正是時候。他一進來便大驚小怪地嚷起來:“席總,是你啊!今天怎么有時間到我們這個小公司來啊!真是貴客臨門,篷畢生輝啊!”

這個叫席總的女人瞥了這小子一眼,冷冷地說,你知道我家的小敏在哪里嗎?

小敏啊,她今天沒來啊!今天可不是星期天,我可沒有這個膽子,耽誤您寶貝女兒的學習。不過,說實在的,您女兒真有藝術細胞,說不定將來準是一大明星。

我警告你,從明天開始,我家小敏再也不準在你這里拍那些什么**啊,還有那些破爛的小廣告,如果讓我知道了,你可沒有好下場!

席總啊,瞧您說的,借我一個膽子,我也不敢不聽您的話啊,您可是我們的衣食父母,您說怎么樣就怎么樣啊!

哼,這個席總轉身要走的時候,突然回過頭來望了我一眼,你剛剛拍的那些照片,你可要盡快毀掉,否則

我望著這個頤指氣使的女人,心里對她這個趾高氣揚的派頭很反感,我沒有回答她的話,只是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外。

神氣什么啊?不是有幾個臭錢嗎?歐陽文化悻悻地對著大門口唾了一口。

她是誰啊?

你不認識她,她可是我們公司的大客戶,鼎鼎有名的綠葉集團的老總席佩蘭!

她就是席佩蘭啊!

這個女人于我可是如雷貫耳,聽說她擁有千萬資產,她的綠葉集團在本地是數一數二的大公司,而她的傳奇經歷在許多的嘴里也傳得神乎其神,現在親眼所見,我也確實被她的派頭唬住了。

回到我所住的那個蝸居之所,我把今天拍的照片洗出來了,照片上的女人真的是光彩照人,乍一看上去,真的看不出到底是多大的年紀,30?40?女人的年紀看不出來,確實就有點妖氣了,這也得感謝現在的美容技術。

不過這個女人看上去真的很性感,豐胸**細腰,特別是那件黑色的套裙,憑添了幾分神秘之感,我已經24歲了,除了在大學的時候和女朋友牽過手,接過吻,我還沒有進入實質性的階段,對女人我的心里還是有一種神往的境界,特別面對這樣一個既性感又神秘的女人,我突然之間感覺激動起來,看著她猩紅的嘴唇,高挺的胸部,翹起的**,回想起她那風擺柳一樣的步伐,還有高傲磁性的聲音,我發現自己的心里癢癢的,總有想干點什么的沖動。

我跑進那個小小的衛生間,心里想著這個性感的女人,我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了下面,我的意識模糊起來,渾身也開始顫抖,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快感從下面升騰起來,我情不自禁地大叫一聲,天啊,我這是在做什么呀?

公司的經理叫李鳴,雖然他很想自己的公司能夠一鳴驚人,但是事實卻和他的理想差了一段距離。

剛剛上班,李鳴便叫我把一份文件送給客戶,我一看客戶是綠葉集團,心情無來由的激動起來,我的眼前一下子浮現出一個高傲神秘性感的女人。

當我走到綠葉集團的大門前,望著這幢20多層的大樓,突然之間有了高不可攀的感覺,這可是本地數一數二的大集團公司啊,而掌管這個大公司的卻是一個女人!一個神秘性感的高貴女人!

我掂了掂放在文件底下的一個袋子,這個袋子里面裝著我那天給這個女人拍的照片,我想,假如有可能,我是否能夠把這些照片送給她呢?她說讓我毀掉這些照片,但是我覺得這些照片太美了,還真舍不得呢,我真希望她的看法能夠和我一樣。

當我走進綠葉集團的大門,我的心突然感覺有點慌,我這是怎么了,就像一個未經世面的小男孩,發現了一個從來沒有看見的世界,既感覺新奇又有些許渴望.

當我邁入大堂里邊的電梯時,電梯門將關未關之際,一陣濃郁的香氣飄進來.是她!是我這幾天朝思暮想的人!

她今天穿著一件質地講究的女式西服,西服里面是一件神秘的黑色抹胸,頭發高高地挽成了一個髻,顯得雍容高貴.

當我伸手給她開電梯門的時候,夾在腋下的文件和那個裝著照片的袋子不小心全部掉到了地下,當我彎腰撿的時候,我的手和她的手碰到了一起,我突然感覺好象被電觸了一下,全身有一種麻麻的感覺.

袋子里的照片有兩張不小心掉了出來,

我的心有點緊張,但是這個女人拿著這兩張相片看了很久,然后不經意地看了我一眼,說,是你啊,這是你照的嗎?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