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玫瑰煙斗

點擊:
這是一群單身女性的無規則人生游戲,她們的愛恨情仇被欲望與疾病纏繞, 在心靈與肉體墜入深淵時的絕望掙扎,在放縱幽閉中無法打撈的洶涌情潮…

第一章:月光,水一樣流進夢境(1)



“阿俊!阿俊!”

阿俊渾身是血、血肉模糊,我拼命想抓住他。他滿臉淚水,用無奈又無助的眼神遠遠望著我。我像瘋了一樣,大聲呼喊著他的名字,試圖把他留下來。而他的身體,卻慢慢飄去,
離我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我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滿臉的淚,滿頭的汗,又是同一個夢。自從我親愛的阿俊突然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我就經常以這種可怕的方式在夢里與他相見。

我小心翼翼地把脖子上的吊墜項鏈摘下來,輕輕握在手心里。看著這條項鏈,我仿佛又看見了阿俊,仿佛聽見他對我說:小朔,煙斗代表我,玫瑰花代表你,兩樣融為一體,喻指你我生死相依。

……

“阿俊,你知道不知道我好想你?我一直在我們的家里等著你,等著你回來娶我。求你,快點回來吧!”

房間里一片漆黑,猶如我的黑夜一般的世界。我對著黑夜,哭泣、祈求。然而,我聽不到阿俊的任何聲音,只有我的低聲飲泣和喃喃自語像空氣一樣,在這漆黑的房間里輕輕飄浮。

我打開床頭燈,我跟阿俊那張巨幅結婚照赫然呈現在我的眼前。照片上的阿俊西裝革履,帥氣俊朗,正用他那迷人的微笑深情地望著我;我身穿白色婚紗,脈脈含情,羞澀地避開阿俊的目光。

我仿佛聽見阿俊對我說:“小朔,我們結婚吧。你將是我今生今世唯一的愛人,也將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

看著照片,我再次淚眼朦朧。阿俊,我愿意嫁給你,愿意做你一生一世的愛人。可是,可是你在哪兒?你怎么忍得下心把我一個人丟下、說走就走了呢?

阿俊似乎沒有聽見我的話,依舊用他那迷人的微笑深情地望著我。我下意識地緊緊握住這條吊墜項鏈,猶如緊緊抓住阿俊。

我想從床上起來,可兩條腿卻疼得我幾乎動不了。這種痛已經有幾年的病史了,但只是偶爾輕微的疼。醫生說,可能我在某次劇烈運動后臀部軟組織受損所致,給我開了一些藥,說是過一段時間就會好的。

現在怎么會突然疼痛加重?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從床上下來,倒了杯水,吃了幾粒活血化瘀的藥。當我把藥瓶放回抽屜里時,我又看到了那兩支一模一樣的鋼筆。

鋼筆上面已落滿灰塵。我輕輕把它們拿起來,仿佛聽見母親對我們說:“阿俊,小朔,明天你們就要上學了。媽媽送給你們每人一支英雄牌鋼筆,希望你們好好學習,將來考上名牌大學。”

我把兩支筆擦干凈,重新放回抽屜里,轉身去了洗手間。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我似乎聽見阿俊站在洗手間外面大聲說:“小朔,你進去已經快十分鐘了,是不是又在照鏡子呀?快出來吧。啊?不然,上學就遲到了。”

我慌忙從洗手間出來,可門口并沒有阿俊。我把客廳、餐廳、廚房、臥室各個房間挨個找了一遍,仍然沒有他的身影。難道說,剛才是我的幻覺嗎?我明明聽見阿俊在跟我說話的呀?我心有不甘地又到處找了一遍,還是沒有我的阿俊。

我失望地回到臥室,懷里抱著枕頭,漸入夢鄉……

古人說,西湖是“四百八十可游處,三萬六千堪醉時”。西湖風景山外有山,湖中有湖,園中有園,四季景色都能使人賞心悅目:春則花柳爭妍;夏則荷榴竟放;秋則桂子飄香;冬則梅花破玉、瑞雪飛瑤。

西湖的秀麗不僅表現在她的一泓碧水,開闊處,天水相連,狹小處,水波剪影,令人美不勝收;而且表現在環抱她的群山蒼翠濃郁、層層疊疊,更令人陶醉。聞名遐邇的“西湖十景”,栩栩如生的石刻雕像,香煙繚繞的名寺古剎,造型優美的寶塔高樓,令人起敬的英列碑墓。

處處都是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的完美融合,如詩、如畫、如夢,有山、有水、有景。歷代歷朝的摩崖石刻,美倫美奐的亭臺樓閣,園林寺院……

“小朔,你怎么了?是不是還沉浸在地理老師的課堂里?都已經放學了。”

第一章:月光,水一樣流進夢境(2)

阿俊站在我身邊,奇怪地看著我。經他這么一問,我才回到現實中來。

“是,西湖真是太美了!”

阿俊一邊幫我收拾書包,一邊問我:“想去嗎?”

我立刻點頭:“想!”

“那你就要好好學習,媽的最大心愿就是咱們倆一起考上大學。如果媽的愿望真能實現,我一定帶你去西湖。”

“你說話算話嗎?”我用懷疑的目光看著阿俊,有點不敢相信他的話,我追問道,“是真的嗎?”

“當然!”阿俊幫我把書包挎在肩上,“我什么時候跟你說話不算話了?”

我想了想,阿俊是沒有說話不算話的時候。我伸出小手指,高興地對他說:“那你跟我拉勾,好吧?”

“好!”

阿俊也伸出小手指,我倆異口同聲地說:“拉勾上當,一百年不許變。”

我和阿俊高高興興回到家里。以前我習慣在吃完晚飯以后才開始寫作業,但從那天開始,我要求寫完作業再吃飯。媽一頭霧水地看著我,又看看阿俊,不知我在搞什么名堂。阿俊附在媽的耳邊,低聲嘀咕幾句。

媽立刻眉開眼笑地說:“只要我的女兒、兒子一起考上大學,別說想去西湖,就是想去西藏,或者別的任何地方,媽都大力支持。”

“可是媽,你又要供我們上大學,又要給我們旅游的費用,你有那么多的錢嗎?”

聽了我的話,媽莞爾一笑:“小朔,這個你不必擔心。媽的錢呢,不僅供得起你和阿俊上大學、旅游,還夠你們將來結婚用的。等你們自己能掙錢的時候,我就不管了。你放心吧,啊?”

結婚?呵呵?我和阿俊誰會先結婚呀?他會跟誰結婚?我呢?我會跟誰結婚?是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嗎?不,我不跟別人結婚,我要跟媽、跟阿俊三個人永遠生活在一起。

見我在發呆,媽又說:“小朔,馬上就要上中學了,你不能像現在這樣整天想著玩。你看阿俊,整天書不離手,手不離書的。你的理想不是要當作家嗎?那就得多看一些書。”

我覺得媽說得有道理。我對媽說:“媽,你等著瞧吧。現在是阿俊總拿第一名,我最好成績才排第三。但到了中學以后,可就指不定誰比誰好了呢?”

媽高興地說:“哎喲!我們家小朔這么有決心,這可太好了。阿俊,你跟小朔寫作業吧,媽再去做個菜,做個小朔愛吃的冬瓜蝦仁。”

阿俊沖我伸出大姆指,鼓勵我說:“小朔,我相信,只要你肯努力,肯定會比我學得好!”

“當然!”我自信地說,“咱倆比賽吧?”

“好!一言為定。”

我和阿俊再次伸出小手指,異口同聲地說:“拉勾上當,一百年不許變。”

……

我突然睜開眼睛,聽見自己在說“拉勾上當,一百年不許變”,并且,我的小手指伸出來,正在等著拉勾。

我現在經常夢見小時候發生的一些事,不知道阿俊會不會跟我一樣,也在情不自禁地回憶過去?

我慢慢從床上起來,感覺頭昏昏沉沉的,沖了個熱水澡以后,還是覺得頭沉。我重新回到臥室,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再次漸入夢鄉……

阿俊興奮地跑進來,大聲說道:“媽,小朔,你們快來看。”

我先從房間里跑出來,一把從阿俊手里奪過大學錄取通知書,高興地說:“祝賀你!”

“怎么了?”媽從她的房間里走出來,激動地說,“是不是阿俊也考上大學了?”

“是!”我搶著說,“媽,阿俊和我是同一所大學!只不過不在同一個系,他是建筑設計。”

“很好!你們倆一個學文,一個學理。”媽眼里閃著淚花,把我和阿俊摟在懷里,“孩子,媽為你們驕傲!”

又可以跟阿俊一起上學放學,我很開心。我突然想起,媽曾答應等我,等我和阿俊考上大學就讓我們一起出去游玩的事。

我對媽說:“媽,我和阿俊都已經拿到錄取通知書了。現在離開學還有一個月呢,還記不記得你老人家答應過我的事呀?”

第一章:月光,水一樣流進夢境(3)

“怎么會不記得?以為媽老糊涂了?”媽嗔怪地看著我,“明天媽就讓阿俊陪你一起去旅游。既然你將來想當作家,那就要多走走。媽供你在國內游,等將來你自己掙錢以后,就可以去國外游。怎么樣?第一站想去哪兒?”

“媽真好!我的第一站嘛,當然是西湖了。”

“好。阿俊啊,現在你就去買票,明天跟小朔一起去西湖玩。以后呢,你多留意一點,看看我們家未來的女作家都應該去哪些地方。”

“謝謝媽!”

我和阿俊忽然一起說道:“媽,您跟我們一起去吧,好不好?”

“不。蘇州杭州我都去過。再說,媽現在老了,哪兒都不想去,你們去吧,啊?”

……

電話鈴聲突然大作,毫不客氣地把我從夢中驚醒。我驚魂未定地抓起電話,顫抖著說:“阿俊,是你嗎?”

原來是wrong number。再也睡不著,我兩眼望著天花板,突發奇想:阿俊會不會一個人去西湖了?那次去西湖,我不想回來,阿俊答應我,他還會帶我去的。或許,他在那里等我呢?

想到這里,我立刻起床,收拾行李。然后迅速趕往火車站,坐上了開往杭州的列車。由于下鋪票已經售完,我又心急如焚等不到明天,所以就買了張中鋪票。我擔心爬上爬下地腿受不了,想調一張下鋪。

我找到列車長,把我腿疼這一情況跟她講了一遍。她為難地說,已經沒有下鋪了。但她答應我,她想辦法爭取給我調一個。就在我請求列車長幫助的時候,從我身邊經過的一個女孩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大約有二十六七歲,面容憔悴,頭發有些蓬亂,淡黃色卷發,似乎已經幾天沒梳洗過了,衣服也顯得有些不干凈。整體給人的感覺很不清爽,她的漂亮跟她的邋遢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我跟在此女子后邊,一直走回到座位上。我停下她也停了下來。原來她和我同車廂,而且就在我下鋪。我坐在此女子旁邊,毫無表情地望著窗外,遠處的青山綠水、美景佳境,不能給我帶來絲毫的快樂。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