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高貴的淫娃

點擊:
第一章

引  子

大學畢業后,我到了一間投資公司,過了半年,業務基本上已經比較熟手了。因為一個建議,讓公司避免了幾千萬的投資損失,老總開始比較器重我了,有時晚上也帶我出去喝酒啊,玩啊。當然也惹來了一些妒忌,但我自己因為是新人,也比較謙虛,和同事也算處得不錯。

后來,有一天我去找老總,看見他正和一個漂亮的小姐在談著什么,我探了一下頭,剛想走開,老總就叫住了我:“健仔,進來、進來。”我又走了進去。

“這位楚小姐是我的新秘書,以后你可以先找她。”老總介紹到。我跟楚小姐相互打了個招呼,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位楚小姐非常的端莊高貴,長長的頭發,眼睛里透出友善,但卻把我攝住了。好在這半年經常跟老總出去混,好歹也見過些世面,沒有失態,我叫老總簽完名就離開了。

后來,我和同事周淘就經常出差到上海、大連,終于追回了8成的欠款,回到公司后,老總很高興,晚上拉了一班同事去吃飯,吃完飯酒喝得不夠勁,老總又拉我們去了酒吧,因為楚小姐也去了,開始大家說起些三級笑話也隱晦了一些。漸漸地酒精發揮了作用,笑話也越來越葷,我是新人自然是聽得多說的少了。

楚小姐開始只是回敬一兩句,后來喝了杯伏特加,只見她一飲而盡,把酒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坐:“你們都什么笑話,聽我的。”她頓了頓,“有個河南老頭去飯店,問服務員,饃饃(摸摸)多少錢?服務員說,流氓!老頭說:六毛就六毛,水餃(睡覺)一碗(一晚)多少錢,服務員說,不要臉。老頭說:不要錢來兩碗(晚)。”同事又是一陣騷動,這笑話我以前聽過,但女的說的還是第一次聽,心里覺得特別奇怪。

最好大家都七歪八倒了,準備走人,楚小姐也準備站起來,但馬上就往我這邊倒過來,我馬上扶著她的手,那邊老總一把摟住了她的肩讓她保持了平衡:“我送你回去吧。”“恩。”她就點點頭,老總已經把她扶住了,我就放開了手準備走人,但我分明感覺到她用兩只手指在我的手腕上握了一下。

第二天,沒什么事,部室的同事聊了起來。大家天南地北,很快話題又回到了楚小姐身上。輝仔:“楚小姐的身材確實殺死人,就兩盞車燈都照得老總睜不開眼了。”咪咪聽了不服氣:“你們男人光看人家那里,楚小姐有雀斑的,老總怎么會看上她。”“老總只會看上你,你是第一腿!可惜你不夠人家電壓高啊!”輝仔反唇相譏。

眼鏡蛇頂了一下眼鏡說:“你們都不了解老總,他老兄可是兔子不吃窩邊草的。老總的馬子那么棒,你們都沒見過的,索啊!”大家正想問眼鏡蛇老總的馬子,電話響了,我拿起了電話,是楚小姐:“你過來一下。”我“哦”了一聲,就站起來往外走。輝仔丟來個壞壞的眼神:“你有難啦。。”

我來到楚小姐的房間,見她端坐在桌子的后面。“楚小姐,你找我什么事?”“老總準備叫你跟海嘯股份的數。”楚小姐一臉公事公辦的神色。“又是我,我只是個新人,怎么老叫我啃豬頭骨?”“老總信你啊,還有他叫我把這個交給你。”說完遞過一個信封,我接過捏了一下明白是獎金還不少。“謝謝楚小姐。”“哦,你下班的時候到車庫吧。”楚小姐又補充了一句。老總也經常這么叫我們的,我以為又有什么客戶要見,就答應了:“好吧。”

回到部室,大家知道我發了獎金,嚷著要我請客,我說:“今晚不行,老總又要我接客。”大家于是又把話題回到楚小姐那里,越說越邪呼,反正比較開心。

高貴的淫娃 第二章 溫泉夜話

到下班我來到樓低車庫,一部新本田始到我身邊,“上車。”是楚小姐。老總沒有在車上,我就坐在了車頭,只見楚小姐換了一條長裙,只化了個淡裝,跟我上午見她的時候完全變了個人,簡直透出著青春的氣息,淡淡的香水讓我很舒服。楚小姐的車技很棒,很快我們就到了郊外,楚小姐開得更快,老板的事我從來不問的,所以一路上我們沒怎么交談。

一個多小時我們就到了溫泉,這地方我來過。我們跟著一位領班進了電梯一直上了頂層,從頂層又過了個小天橋來到一幢小別墅,這里我就沒來過了。別墅的大廳只開了盞暗暗的小燈,飯廳餐桌上也沒有放什么東西,倒是茶廳的小桌上有一支蠟燭,領班點著了蠟燭,楚小姐說聲“謝謝。”領班就出去了。

坐下以后,我就忍不住問:“老總呢?”“今晚就我們兩個人,喝喝茶怎么樣?”楚小姐很溫柔地答到。

“楚小姐,不是說有客人嗎?”我又問了一句。“叫我楚楚吧,我沒說有客人啊。”楚小姐望著我笑笑,“你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吧。”說完在吧柜上取來茶壺,斟上茶,又拿過些小點。我心想,都準備好的,今晚肯定會發生點什么,管他呢,反正我不會吃虧。想到這我終于有底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還真香。“楚小姐,這是為什么啊?”“叫楚楚吧,我喜歡人家這么叫我。就為你昨晚扶了我一把。”她的聲音跟在公司簡直是兩個人。“你其實沒醉的,我知道。”我故意逗她,她笑笑調皮極了。

我們開始邊吃邊談著,楚小姐的知識面還挺寬,天南地北胡亂扯了一頓,我們越來越投契,大家也談了自己的經歷,我才知道她真叫楚楚,在幾個公司干過,有順有不順,是老總的朋友介紹到我們公司來的。

吃過點心聊了一會,楚楚提議出泡溫泉,我們就站了起來。楚楚很自然地拉住了我的手,我順勢把她拉到身前,抱住了她,想找她的小嘴,結果她扭過了臉,我只吻在她的臉上,我感到她臉上沒有脂粉,非常的細膩。她輕輕推開了我:“先洗澡吧。”然后指著房間:“你這間,我這間。”見我沒動,就輕輕地推著我去我的房間:“聽話啦。”

我進了房間,脫去衣服然后進了衛生間,看見水臺上放了條泳褲,還沒有開封。我就洗了澡,換上泳褲,走了出來,楚楚的門還沒開,我就打量起這別墅。這別墅不大,但裝修很有情趣,昏暗的燈光照在一幅國畫上,畫了些蘭花,葉子是水墨畫成的,花倒是淡淡的有點紫色。

楚楚出來了,換了件紫色的泳衣,輝仔說的沒錯,身材真是可以把人殺死。她走到我跟前,又拉起我的手,我想順勢摟她的腰,被她撥開了:“我喜歡你拉住我的手。”我好象很聽話,拉她就往大門走,“這邊。”結果我被她拉到了樓梯口,走到了下一層。原來這別墅里就有個溫泉池,也不大,冒著熱氣。

楚楚徑直走下了池子,我被拉到了池邊,有點猶豫。“消過毒的,下來吧!”楚楚見我猶豫就說到,順勢把我拉下了水。這溫泉不太熱也不太冷,非常的舒服。楚楚輕輕地在我臉上親了親,我扭過頭去想回應她,結果她又躲開了。我干脆就不動了,連眼睛也閉上。感覺到她的頭枕在我的肩上,我用右手換下左手拉住她的右手,左手摟住了她的肩,她非常受用,輕聲的在我耳邊說:“健,你真聽話。”我感到舒服極了,連眼睛都沒有睜開,隨便恩恩兩聲。她左手摸著我的鏈墜,是一匹紅馬:“真漂亮,誰送的,你媽媽?”“不是,是大學里的女朋友送的。”“明天我再送你一條。”楚楚霸道地說。

這鏈墜子確實是大學里的一位女同學送的,反正大學里大家都在戀愛,她畢業就回老家了,聯系也不多,我也送了個墜子給她。她送我的墜子,我帶上以后就比較順利,所以我就一直掛著。聽楚楚這么一說,我就說:“都分手了,只是這墜子挺旺我的。”

我們在溫泉里泡了很久,我基本上瞇著眼睛沒有怎么動,楚楚講了很多有趣的東西,我只是恩恩兩聲,她有時親親我,我也沒回應,任憑她的手輕輕地撫弄我的身體,我感到很舒服,這樣的戀愛我還是第一次,在大學的時候和女朋友總是很激的。漸漸地我睡著了。

過了不知多久,感到左臂有點酸,我就醒了。楚楚枕在我的左臂上睡得挺香。我仔細端詳著她,長的很精致,臉上果然有點小雀斑,淡淡的。我真佩服女人的觀察力,咪咪居然在平時化著裝的楚楚臉上看到了。

看著熟睡的楚楚,可愛極了,身材高高的她,躺在我的臂彎里居然是那么的嬌小。嘴唇沒有涂口紅,非常嬌嫩,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她沒動,我知道她醒著的,于是更加熱烈,她睜開眼睛,把我推開了:“吃東西吧,我餓了。”

我們各自洗了澡,穿著睡衣又出來廳里,看見餐桌上已經擺了些菜啊、炒粉啊,就吃起來了,因為泡溫泉比較容易餓,所以我們吃的挺多的。“你真象個小媳婦。”“好嗎?”“是我的就好啊。”“快是你的了。”我本來不過是找點話說,看她說的認真,我就沒接下去了。吃完,我們道了晚安就各自進房睡了。

我躺在床上,楚楚到底是個怎么樣的人?怎么都沒想清楚。泡溫泉又比較困,我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楚楚推醒了,我問:“幾點?”“六點啦。”

我們離開了別墅,到大堂退了房,看服務員跟楚楚很熟的。又到餐廳隨便吃了點早餐,就準備開車回市區。車剛起動,楚楚就把車剎住了,我剛想問,就看見老總和他的夫人還有女兒在車場的另一端也準備走。我心想,壞了,連老總的馬子我都泡,老總還能饒了我?但又一想,是她泡我,我們根本沒有干什么,再說也不一定是老總的馬子,沒聽眼鏡蛇說嗎?

等老總的寶馬走了以后,楚楚才開了出來。我問她:“楚楚,真讓老總碰上會怎么樣。”“會怎么樣?”她反問到,一副上班的嘴臉。我心里驚嘆,女人可以變得這么快,精神分裂也到不了這水平啊!

 
高貴的淫娃
第三章

紫蘭花墜子

回到公司還很早,其他人都沒來,我們各自回到OFFICE。我打開電腦看看有沒有郵件,看見有一封新的,就點開看看,是一個出國的同學發來的,他也是我們公司的客戶,他是家族生意,所以已經身居高位,郵件的內容是邀請我去新加坡玩,看完我退出來,看見另一封新郵件飛了過來,打開一看,只有一朵紫色的蘭花。我明白是楚楚發的。

大家陸陸續續回來了,打過招呼,又擺開了龍門陣。“昨晚很幸福的啦?”輝仔還是用壞壞的眼神望著我。見我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咪咪說:“平時你沒那么早回來的。”我臉上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見問不出什么,大家的話題又回到楚楚身上。他們說的和我昨晚見的簡直是兩個人,我好象有點介意人家評論楚楚,就說:“你們是親身經歷還是聽來的?”咪咪說:“人人都這么說的啦!”“就是聽的啦!”我也學著咪咪的口氣。“你才回來兩天,哪知道那么多啊!”咪咪不服氣說。我一聽心里有底了,他們不知道我們昨天的事。眼鏡蛇又推推眼鏡:“有人上過了,還輪到你嗎?”這時電話響,咪咪接了:“健仔,老總找你。”我拿起電話聽到老總說:“健仔,你過來一下。”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