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被拐女的愛恨人生

點擊:
長得如花似玉的女大學生韓香在一次單獨外出游玩時,被兩個人販子挾持拐賣……
于是發生了一系列曲折離奇、哀怨動人的故事

『1』第1章

馱嶺村一大早就雞飛狗跳,鬧得跟鬼子進村似的。米多村長的大媳婦要生孩子了,這是值得慶賀的事。米多村長一大早就端了條竹凳子坐在大門口,等候佳音。

鄉親們相互轉告著這一令人振奮精神的喜訊。米多村長的大媳婦關了這年把,一年多來米家生怕她趁機逃跑,雇著大伙兒輪番看守,勞神費力的,多辛苦。現在好了,總算老天不負有心人,種下了米家的種,有結果了。這回村里又可以少個光棍,多個人口了。

想當初,米多村長為了娶大媳婦花了多少心思啊,米多村長想起來就有些心酸,好在現在大媳婦懷胎十月,有了米家的后代,不枉他一片苦心。

米多村長家一口氣生了三個小子,聽說生第二個時,他還沒覺得生小子有什么不好,還老在人前炫耀,等生第三個時他就明顯覺得不對勁兒了,因為老大開始風長,有了小伙子的成型,開始對女人感興趣了。他原盼著生個女兒的,誰知第三個生下來又是個帶柄的。米多村長想到這事就發起愁來。

看到大兒子成型,米多村長開始琢磨給兒子娶媳婦的事。令他頭痛的是,馱嶺村位于海拔800多米的山岙里,離鎮二十里路,來去都是蜿蜒小路,這崇山峻嶺、窮鄉僻壤的,哪個姑娘愿意嫁到這兒來啊。村里老少總共才兩百余口人,已經有十多個光棍了,再加上他家那三口,那還不增亂。

早聽說本地姑娘知道一點馱嶺村的都不敢往這村里跑,為什么呢,那姑娘一去,還不成了那幫光棍的口中食、盤中餐,一幫人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姑娘,渾身上下看個透,哪個姑娘受得了啊。所以只要是沒出嫁的女人,不管大小,都對馱嶺村嗤之以鼻、避而遠之。曾有膽大的姑娘到馱嶺村探個究竟,不想誰走漏了風聲,姑娘一到村口,就給十幾號人團團圍住了,都對著她虎視眈眈,瞎起哄。姑娘找了個機會,撒腿就跑。

其實馱嶺村那幫光棍爺也沒那么壞,只不過長年呆在深山老林里,少看到女孩,這姑娘一來,大伙兒都想引起她的注意,給自己娶老婆找個機會罷了,也沒別的惡意。可姑娘不同,這場面看來挺嚇人的,膽都提到嗓子眼兒了,不跑才怪呢。

米多雖為一村之長,娶媳婦的事卻也無能為力,馱嶺村的姑娘誰都不愿嫁在本村,都想到外面享福去。老大都三十好幾了,娶媳婦的事兒還八字沒一撇,怎不叫人犯愁呢。村里平日里剩下的也就是老弱病殘和男人,個別有出息的也跑山外當贅婿了,還有的跑山外闖世界,也沒想過要回來。米多村長不禁為村子的將來犯愁,娶不來媳婦怎么傳宗接代啊。

再說說米家那三小子,老大、老二只上過三年小學,老三天賦特好,人聰慧厚道,村人皆鐘愛有加,夸將來必有出息,故米多村長咬了咬牙,把他送到山外繼續讀書,算老三福氣好,后來有好心人專門資助他上學。這老三也爭氣,上了初中,又上高中,最后又考上省城一所重點大學,成績一直都非常優秀,成為全村的驕傲,也成為全鎮的驕傲。米多村長更是把三兒子當寶貝,整天兒掛在嘴邊。

說來米多村長還是運氣好,那天到鎮上趕集,碰到一老朋友。老朋友挺熱情,見著他老遠就“嘿……嘿……老米”叫個不停,米多村長一心想著娶媳婦的事兒,老朋友嘿了半天,也沒動靜,急得老朋友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使勁搖了一下,他才回過神來,也“嘿嘿”了兩聲,回叫了聲“老棍”。

這老棍說來也挺有傳奇,原來也在馱嶺村呆著,后來不知托了誰的路數,到鎮上擺了個攤兒,賣起了狗皮膏藥,還順便兒搞點測字算命之類的,算是脫離苦海了,遺憾的是年過半百了也沒找著個媳婦,所以大伙兒見著他都叫他老棍,叫著叫著連真名都淡忘了。老棍從山里出來已經四十出頭了,那時鎮里未出閣的姑娘都嫌他老,不愿嫁給他。

就這樣擱著,好不讓他煩惱。相比,米多村長就比他幸運多了,娶了老婆不說,還一口氣生了三個兒子,這是米多村長在老棍面前最值得驕傲的一件事。以前米多村長就老拿這個跟他開涮。老棍則一提起這事就傷心惱火。

可這回老棍看上去很開心得意,胡子刮得干干凈凈的,頭發好像也黑了許多,米多村長想大概是染的。還穿了件西裝,只是有些皺,米多村長猜大概是小伙子穿扔的。不過看樣子,老棍定是碰上了爽心事。

米多村長忽然覺得心里有些不舒暢,怕老棍真碰了什么好事,超過自己,想想自己為那三個小子娶媳婦的事犯愁,老棍卻過得越來越愜意,他有些妒忌起來。但臉上又不好表現出來,只好佯裝同樂的樣子,客套地向老棍問了聲“什么事啊,這么稱心”。老棍一聽,馬上來了興致,其實他巴不得米多村長這么問一聲,他可以把樂事說個痛快。

原來老棍最近討了個老婆,還挺年輕漂亮的。米多村長正疑惑著,老棍卻賣起了關子,故意閉嘴不說了。米多村長只好夸獎了老棍一番,說他艷福不淺,有能耐。接著輕聲輕氣地問老棍:“你這婆娘是從那兒討的?”老棍這才繼續說下去,說他這老婆是從貴州那邊討來的,說準確點是買來的,花了七千塊錢,他這半輩子的積蓄呢。

老棍對買來的女人是一百二十分的滿意,日日關在房里嬉樂,這不,他這會兒出來逛,那女人還在屋里呆著呢。按老棍的話說,這女人剛來那會兒有些烈性,死活不肯與他同床,可經過他調教,這會兒乖多了,讓她呆哪兒就呆哪兒。老棍還說將來為他添個傳宗接代的,這事就更美了。老棍講得頭頭是道,唾沫濺了米多村長一臉。米多村長本來覺得有些厭惡,可一想到兒子的事,心里有了譜,也就不覺得臟了。
 

『2』第2章

米多村長聽著覺得玄乎,這老婆還有從外地買的,真稀奇了。他馬上托老棍幫他大兒子找一個。老棍說這事好辦,找人干就得了,他也是鄰鎮一個稱“香姨”的女人給搞的,他只稍把錢給那香姨送去,過不多久,香姨就給他領了那個女人。老棍說有專門賣女人的,只要給他捎個信兒,錢準備好,什么樣的女人都能買到。那賣女人的老棍看到過,咋一看也跟普通人一個樣,沒什么特別,他就搞不明白咋就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搞女人來賣。

米多村長聽了覺得很滿意,看來他兒子娶媳婦的事有著落了。但仔細一想,又覺著價錢有些貴,問老棍能否討價還價,便宜一些。老棍說那要看女人的好壞,年輕漂亮的,自然搶手,價格也就高些,樣子難看些或年齡大些,結過婚的,價位就低些。總之,這一要看貨色,二要看你討價還價的能耐。米多村長聽了,“哦哦”應了應,轉頭揣磨起這事來。

米多村長讓老棍陪他到香姨家看看,老棍倒也熱心,忙帶路往香姨家趕。運氣還算不錯,香姨剛想出門,不想一頭撞上了他倆正找上門來。老棍把米多村長的事兒跟香姨說了,香姨聽了一拍胸脯,說這事兒包在她身上了,價錢七千塊錢,一個字兒不能少。米多村長本想跟她討價還價,可老棍在場,也就不便多說,知道還了也是白還。他心一橫,說中,就這樣定了。

從香姨家出來,兩人各自散去。老棍趕回鎮里,米多村長急著往家趕,他要把這好消息告訴他婆娘,并準備錢去。

米多村長從鎮里出發,走上山道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好在有月亮,快到十五了,那月亮光照著,看得著路。不過米多村長還是遇到了一些麻煩,首先是他看到路上橫著一條繩子,他用腳輕輕一撥,卻不料那繩子倏地躥起,原來是條蛇,幸虧他躲得快,沒被傷著,后來看到這樣的繩子,他再也不敢撥了,只輕輕跨過去。

再是一只貓頭鷹,似乎總跟在他身后叫,“嘀谷……嘀谷”,叫得他頭發一根根豎起,毛骨悚然。最令人恐怖的是經過那一塊墳山里,平時村里人白天都不敢往那兒多停留,說那是吊死鬼出沒的地方。一路上心驚膽顫的,米多村長恨不得一腳跨進家門口。等米多村長回到家的時候,看月亮的位置,他知道已經半夜三更了,可家里燈還亮著,婆娘還在等著他,擔憂著他呢。

米多村長一回家就把在鎮上碰著老棍還有娶媳婦的事兒跟婆娘說了,他婆娘一聽也樂得可以。第二天一早米多村長就又跑到鎮里,到信用社把全部積蓄取了出來,又把家里存著的一些草藥拿到鎮上賣了,七零八落借了點,湊足了七千塊,在老棍的帶領下,給香姨送去。香姨收了錢,說讓他回去等兩天,貨馬上到。順便說一下,他們暗地里做這交易時,都不稱那為女人,而是貨。這也算是他們的暗語吧。

香姨還算講信用,過了兩天果真帶了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到他家,邊上還有兩個粗壯的男人,夾著姑娘,那鏡頭象綁架似的。米多村長沒有多想,他對著姑娘上下打量了一番,十萬分的滿意,又叫來大兒子看看,大兒子更是眼睛直勾勾的,看得垂涎欲滴。米多村長手掌一拍,說值。

香姨他們放下姑娘就回去了,臨走甩下一句話“這姑娘你可要看好,要跑了錢是不退的”。

米多村長讓姑娘進屋歇息,可姑娘硬撐著,死活不肯進屋。米多村長只好跟她解釋說,她已經是米家的媳婦了,今后就是一家人,不要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姑娘聽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米多村長見她哭得傷心,沒有辦法只好好生勸她先跟他老伴兒睡。

讓香姨這么一說,米多村長心里有些憂慮,心想原來這用七千塊買到手的媳婦還會跑走啊,把他嚇了一身冷汗。那七千塊錢可是全家所有的積蓄啊,還欠了些債,要萬一人財兩空,叫他一家以后怎么活呀。米多村長想來想去,覺著還是小心點兒好,決定到村里找幾個人來守住姑娘,除大兒子,老二太年輕,老三在外讀書,老伴兒得上山干活,還得洗衣做飯,挺忙碌的,無暇守住姑娘。他準備把這事兒落實到村民頭上去,發揮集體的作用。

米多村長召集全體村干部,通知全體戶主,召開戶主會議。沒有人知道這次急匆匆地召開戶主是軋上什么事兒。臺下村民議論紛紛,人頭竄動。這是米多村長預想到的結果。他手里端了個茶缸,晃悠著走上臺,一手伸出向大伙兒揮揮手,示意安靜下來。臺下果然靜了下來,一個個伸著脖子踮著腳跟,準備聆聽米多村長宣布什么重大新聞。可過了一會兒,臺上米多村長那兒又沒動靜了,他覺得這事兒有些說不出口,心里蹩屈得慌,一時竟說不出什么話來。于是臺下又開始紊亂起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