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黑水尸棺

點擊:
師父曾說過,我是陽靈子轉世,命理不合四柱,命格不入五行,能活到現在,全靠本命中的一股精純陽氣。回想一下我早年的經歷,也的確是兇險與艱辛并存。六歲被怨靈纏身,七歲被飛僵索命……

第一章 我生于1987

我是一個生意人,常年出差在外,平時不是正在路上奔波,就是在某個陌生的地方落腳。從零八年至今,我的生活,完全可以用“居無定所”來形容。

其實很多人無法理解,像我這樣一個做銀飾生意的人,為什么要天南海北地奔波,甚至連過年過節都沒時間回家。尤其是老家的親戚們,當他們得知我的銀飾店不但不賺錢,而且還連年虧損時,每次我回到家,他們都會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我。

的確,我在市里是有一家規模很小的銀飾店,但那家店僅僅是一個門面,我真正經營的行當,卻和銀飾沒有一分一毛的關系。我做的這門生意,在我們那個行當被稱為“尸棺生意”,說得簡單點,就是和尸體、棺材有關。

這些年我經手的那些尸體,幾乎沒有一具是正常的,最常見的是一些陰尸、邪尸,也有常年被陰風洗滌,經歷過多次尸變的古尸。尸體存在的年代越久遠,尸變的次數越多,往往就越是難以處理。

說這門生意不兇險,恐怕誰也不會相信,可如果我說自己從事著這樣一門生意,更沒有人會信,甚至會把我當成瘋子。所以我也從沒向那些親戚解釋過,而我的父母,這些年,他們為了幫我隱瞞這個秘密,一直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去年年初我回老家,還有親戚問我到底在做什么生意,還特意囑咐我不要干違法的事,干凈的錢能掙多少掙多少,不干凈的錢千萬別碰。對于此,我和我爸都無奈地笑了笑,但誰也沒多說什么。

這件事發生后不久,父親傾盡了所有積蓄,在市里買了一套七十平米的小居室,然后帶著我媽,離開了他們生活了大半輩子的老家。臨搬家之前,父親少有地撥通了我的電話,讓我抽空回趟老家,看看還有沒有要帶走的東西。

當時我有事脫不開身,等事情徹底處理完,已經到了年關,我草草收拾了一下行李,從新疆趕火車回到了山東老家。

我回到老家的時候已是深夜,除了村東頭的幾條狗看見我叫了幾聲外,沒人知道我回來。

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收拾什么,在家里東走走西看看,覺得以后用得著的,就放進行李箱里。當我翻找西屋里的舊箱子時,無意中發現了我初中時的日記本。

因為年久的緣故,日記本的紙頁已經有些發黃了,在本子中,還夾著一張同樣發黃的老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個光線很暗的地窖,在地窖中央,橫放著一口大紅色的棺材,紅得像血。在棺材表面,沾滿了黑色的液體,那種液體非常粘稠,看上去就像是煮沸的瀝青。

在這口棺材的旁邊,站著一個穿著舊軍裝的老頭,他站立的姿勢很不自然,手臂和雙腿都是筆直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前方,臉上的笑容異常僵硬。

雖然是彩色照片,但整張照片的顏色都很灰暗,就像是經過了某種特殊的處理。

在別人眼里,這張照片也許有些詭異,但當我看到它的時候,卻能感受到一份闊別多年的溫暖。

如果不是偶然間看到了這張照片,或許我也不會寫下這段往事,而之所以動筆,不僅僅是為了講述,也是為了心中的一份記憶。

我師父說過,時間是個很厲害的東西,不管你這輩子經歷過什么事,時間一長,大多都會漸漸淡忘。

日子久了,很多事,我怕我會忘記。

照片上的人就是我師父,不是師傅,而是師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其實,能和師父相遇,并最終接手了這樣一門生意,是緣分,也是機緣,因為我出生在那樣一個日子,生活在那樣一個地方,還經歷過那樣一件事。

好了,過去的事終將過去,感慨無意,我就靜下心來,聊一聊這些年的經歷吧,只可惜有些事時隔太久,就算努力去回想,也只能模糊地想起一些片段了。

我出生于1987年九月初九,重陽節,我們家到我這一代是三代單傳,父親為我起名左康,希望我能健健康康地成長。

聽我媽說,我出生的那一刻,陽光透過窗戶,不偏不倚地照在床上,加上那天又是重陽節,于是我爺爺就給我起了個小名:陽陽。

可就是我出生的那天,患有嚴重高血壓的爺爺因為高興,多喝了兩杯酒,結果突發腦溢血,在當天晚上突然離世。

本來家里添了新丁,是件高興的事,可爺爺的離世,卻讓一家人都沉浸在了深深的悲痛中。

有人說我的八字帶著雙九,命太硬,一出生就克死了我爺爺。

這種風言風語傳到了我爸的耳朵里,我爸當時正忙著給爺爺發喪,沒心思去理會。

可在十里八鄉的農村,這種話傳得非常快,到我爺爺下葬之后,關于我克死爺爺的流言已經傳得滿城風雨。為了這件事,我爸和當初散播謠言的人大打出手,聽我媽說還差點鬧出人命。

可謠言這種東西,止是止不住的。我爸是個很在意別人口舌的人,后來因為承受不住風言風語的壓力,在我媽出了月子以后,他就帶著我們娘倆搬進了廠子分配的宿舍。

那也是我有生以來經歷的第一次搬家,不過那時候我還小,不可能有什么印象了。

當時我爸還在橡膠廠上班,橡膠廠宿舍是一幢建于六十年代中期的筒子樓。

我們一家三口就擠在一間十幾平米的小房里,做飯的灶臺和廚具就擺在走廊里,廁所是公用的,一層樓東西兩側各有男廁和女廁,每天早上起來,都有很多人在廁所門前排隊。

在筒子樓的中央,是一個寬敞的天井,每到夏天,都會有很多人聚在那里打撲克,我記得有一年筒子樓里有人結婚,也是在天井辦的酒席。

而我也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個朋友,他和我同歲,叫劉尚昂。從記事起,我就和劉尚昂在樓道上摸爬打鬧,有時候也調皮搗蛋,在鄰居家的鍋里糊泥巴,往別家晾在天井的被子上灑水,這種事我們都干過。

每次我們干壞事,都會有人到我們家來告狀,我爸不怎么管我,我媽脾氣暴,每次都在走廊上追著我打,打得我嗷嗷直叫。一般來說,我這邊被打完,劉尚昂他爸就該拿他開練了。

可我媽打我打得歡,一到劉尚昂挨揍,我媽都會到他們家去求情。那時候我就想,我肯定不是我媽親生的。

現在想想,從搬進筒子樓到我六歲之前,算是我們家過得最安穩的幾年了。

可就在我六歲那年,筒子樓里出事了。

那是剛入秋的一天早上,我媽早早起了床,在柜子里翻找什么東西,弄出了不小的聲響。

我和我爸都被這陣響聲給吵醒了,天還沒亮,也就是四五點鐘的樣子,我爸打著哈欠問我媽:“你干么(我們那的人說方言,在說到“什么”這個詞的時候,會自動將“什”省略掉)來?這才幾點,就弄這么大動靜。”

我媽一邊翻著柜子一邊說:“天氣預報上說今天有寒流,我給陽陽找幾件厚衣裳。”

眼看天色還早,我爸就讓我再睡會,他則披上一件外套,獨自出了門,剛開屋門的時候還忍不住罵了一聲:“真他娘冷,快趕上冬天了。”

我爸每天早晨起來都要做一件大事,就是蹲廁所,平時他起得晚,每次都要在廁所門前等很久,才能等到蹲位,今天一睜眼就急著出門,不用說,肯定是想趁著沒人,先把大事解決了。

那天的天氣不但冷,風還大得出奇,我爸剛關上門,就有一股寒風將門重新吹開了,我媽趕緊站起身,一邊將門重新關上,一邊嘀咕著:“誰家大早上的點爐灶了,這么大的味道呢。”

當時我迷迷糊糊的,沒聞到什么味道,在我媽關上門之后,就裹了裹被子,很快睡了過去。

這一覺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樓道上傳來的喧嘩聲把我吵醒。

我一睜眼,就聽見劉尚昂他爸在外面喊:“老左,老左,出來幫忙。”

我爸還沒回來,是我媽開的門,劉尚昂他爸透過門縫往我家里瞅了瞅,又問我媽:“老左呢?”

“一大早就上茅房去了,到這也沒回來。出什么事了?”我媽看劉尚昂他爸一臉焦急,就忍不住問了一句。

劉尚昂他爸嘆了口氣:“老王家出事了。”

說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那時候住在筒子樓的人,家家戶戶都走得很近,親得很。我媽一聽老王家出了事,也跟著焦急了起來,匆忙套上一件外套,也跟著沖出了家門。

外面的聲音越來越吵,我在屋里就聽見有人在喊:“來幾個有勁的,先把人抬出來,快快快!”

之后在嘈雜里也出現了我爸的聲音:“老劉,你開車去,趕緊送醫院!”

包括我爸內在,所有人的聲音里都能聽出一種擔憂和焦急,那種感情是發自內心的,絲毫沒有做作。回想起筒子樓的那段日子,人和人之間的關系,還透著一股干凈的淳樸。

前后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我爸和我媽才一臉凝重地回到家。

第二章 筒子樓里的怪事

一進家門,我爸就一屁股癱在沙發上,不停地嘆氣。

我媽倒了一杯熱水遞給我爸:“孩他爸,老王家到底怎么了,昨天還好好的,怎么就……”

我爸看了看手里的水杯,沒心思喝,就將杯子放在一邊,拿出一根煙點上:“唉,晚上燒爐子鬧的。滿屋子的煤煙味,一家四口,全中毒了。”

那時候筒子樓里沒有集體供暖,到了冬天,家家戶戶都會儲備蜂窩煤,自己生爐子取暖。也就是那段時間,我們那個小縣城時常發生一氧化碳中毒的事。

我媽也嘆了口氣:“唉,老王家的大閨女,明年就考高中了吧,出了這種事,說不定就影響學業。要說老王也是,這還沒到冬天,點什么爐子啊?”

“就怕老王家這次,是挺不過去了。”我爸掐了煙,悶悶地說:“把人抬出來的時候,一家四口人,已經沒氣了。”

我媽一臉惋惜:“挺好的一家人,怎么就遭上這種事呢。”

我爸手里還夾著活,都容在一個小圈子里,雖然鄰里之間也會為了一點雞毛蒜皮拌嘴吵架,可不管誰家遇上了事,為你出頭的,總歸還是這些鄰居街坊們。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