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冥界判官

點擊:
我成了一名判官,專管陰陽兩界不平事。
吊死鬼來求我,不要減她丈夫的十年陽壽;
冤死鬼來找我,訴說他在陽間的冤屈,請求我伸張正義;
惡鬼來咬我,說我把他們管得太狠;
其實我不過是個凡人,一手拿著人冊,一手拿著鬼冊,大筆一揮,說你什么時候死就什么時候死!

第1章 半夜遇鬼

我叫唐瑜,我從小就沒了父母,我是和爺爺一起生活長大的。

可在我讀初中的時候,我爺爺就去世了。

我在鎮上讀初中,每一周才能回去一次。那是初二上學期的晚上,我現在還清楚地記得教室的鐘表顯示的時間是晚上九點半。

我當時正在看鬼吹燈,這時候班主任走了進來,說我村里有人打來電話,我爺爺快不行了,要我趕緊回去見他最后一面。

我當時整個人就懵了,愣了好一會兒才沖出了教室,往村里的方向奔去。

由于那天下著雨,路上根本沒有人,漆一片的天際似乎隱藏著無數的鬼魅,昏暗的街燈下好像有無數雙血紅的眼睛盯著我一般。

我心里有些害怕,但一心想見到爺爺的我只得咬牙往前跑。

等我離開了鎮子時,世界就更加陰暗了,瑟瑟陰風讓人毛骨森竦。

我跑呀跑呀,終于跑到了村口的小河邊,小河邊有一條幽深的小路就通向我家。

也許是天色太的緣故,我沒有看清那條幽深的小路,而是憑借記憶朝小路所在的方向走去。

我來不及脫鞋渡河,直接就一腳踏進河水中,河水不深,但還是濺起了激蕩的水花。

可就在這時刻,在我前面居然也有個人在渡河。柏渡億下 潶演歌 館砍嘴新章l節

但奇怪的是,他渡河時居然沒有發出聲音,甚至連水花都沒有,而且他就像是飄過去似的。

當然,奇怪歸奇怪,正悲傷又焦急的我哪里顧得著這些,二話不說就飛快地往對面跑了過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有時候也會停下來歇歇腳,但是,那個人總是停留在我前面十米左右的位置。

我幾乎看不清那人的下半身,只看見他上面是白色的,頭發是紅的,兩手耷拉在肩旁,好像沒有力氣,而他前面卻有一圈微弱的黃色光暈。

這黃色光暈就像是老式手電筒打出的白熾燈光一樣給人一種陰森之感。

我認識村里的所有人,無論是八十歲的張奶奶還是剛滿月的小剛弟弟,我只要看一眼就能認出來,但眼前這人我真的認不出來,我甚至辨別不出他是男是女。

“喂,前面那位叔叔或嬸嬸,可不可以等我一下,我沒帶電筒”,我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不是腦子抽風,居然會主動打起了招呼。

眼前這人停了下來,片刻之后又繼續往前走,而我也鬼使神差地跟著他飄了起來。

前面的路卻消失不見,只知道眼前是一片暗,就是掉進了墨水一般,只有眼前那一道白影甚是清晰。

突然,那白身紅發的人轉過身來。

媽呀現在我想起來都是后背發冷,那根本就是不是人,而是鬼

只見他崢嶸的臉是青色烏,兩顆獠牙修長,一雙眼睛流著血,血紅舌頭卻伸得比他手還長。

這鬼朝我沖了過來,而我已經嚇得不知道喊也不知道跑了,雙腿軟得像一灘泥,身體就像墜入了冰窖,牙齒抖個不停。

那鬼張開了血盆大口,就像巨鱷咬向獵物一般咬向了我,我居然還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嘴里只喊出了兩個字:“爺爺”

“大膽孽畜,不得傷害我們大人”這時候,不知從哪里傳來一句話,就像是鐘聲一般回蕩在天際。

然后,就在我感覺胸悶氣短,脖子快被勒斷時,一道色的閃電劈了過來。

這倒色閃電劈向了咬向我的這青面惡鬼,這青面惡鬼一下子就變成了一股青煙,而那道色閃電卻幻化成了一人。

這人頭戴著高高的色方帽,色方帽寫有形似小篆的字,全身著色長衫,一手握著長串鏈子,一手拿著寫有“追魂”二字的令牌,但也是青面獠牙,恐怖異常。

“無常”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么就喊出了這三個字,一喊出來就有些后怕,心想無常不是人死的時候才出來嗎,難道我已經死了

“不愧是判官大人,遇到鬼不但沒被嚇死還這么淡定”,無常心里暗自稱奇后,就立即單膝跪下:“屬下見過判官大人,屬下來遲一步,險些讓大人被惡鬼所咬,請大人治罪”

“判官大人”我害怕得正要磕頭求饒,說讓自己回去見見爺爺最后一面,再被索命也不遲,可眼前這索命的無常居然向我跪下了,我頓時就驚訝了。

后來我才知道,自己在爺爺去世的時候,已經被陰間的閻王爺任命為這一帶的判官了。

原來,陰間也有一個官僚統治體系,最高的是北陰陰酆都大帝,最基層的則是負責各府州縣陰陽鬼事的判官。

比如我這個判官就是負責夔州府的陰陽鬼事,專管鬼魅們在陰陽兩界的不平事。夔州府是個古地名,就是現在的川東地區,離冥界之都酆都不遠,因而鬼魅極多。

“麟兒,別怕,你現在是這里一府一州十二縣的判官,這無常白無常都是你的屬下”,就在我發愣時,我爺爺突然出現在了我眼前。

能見到爺爺,我當時高興極了,連初始的恐懼也消失得無影無蹤,自己立即就跑了過來,抱向了自己的爺爺。

“咦”,奇怪的是,無論我怎么努力,就是抱不到我的爺爺,就像抱住空氣一樣虛無,嘗試了無數次的我只得坐下來:“爺爺,這到底是為什么”

“傻孩子,爺爺現在已經死了,在你面前的不過是靈魂而已,根本就無形無跡,你一肉體凡胎如何摸得著”,我的爺爺依舊是那么慈愛的笑著,那早已掉光門牙的嘴抿著就像是包著一口剛吸進嘴里的水煙。

接下來,我爺爺給我說了很多話,他告訴我說,我們唐家因是五帝之一唐堯的后裔,算得上是天潢貴胄,所以就成了這一帶的世襲判官。

然而,由于自己的父親被一殿閻王秦廣王誤勾去四十年陽壽,所以秦廣閻王心中有愧,在我爺爺彌留之際,升我爺爺做了第十層地獄的主事,而我也被任命為判官,成了地府在陽間最年輕的判官。

也正因為我是最年輕的判官,沒有修煉法術就草草上任,所以一些心懷惡怨的魔鬼夜叉會趁這個機會來索我的命,這樣一來,他們在這個地方就可以毫無管束,為非作歹,任意吸取靈魂精元。

我爺爺告訴我,以后還會有不懷好意的鬼魅來找我麻煩。也正如我爺爺所說,以后的日子里,有無數的鬼魅來找我麻煩,但也有無數的鬼魅來找我伸冤求情。

“爺爺,我不要你走”遇見惡鬼的時候我沒哭,即便是無常出現,我也沒哭,但一想到自己爺爺就要離開人間,我當時卻情不自禁地嚎啕大哭了起來。

可是,當我哭完后,我爺爺不但沒有來反而消失不見,而我眼前卻多了一白面白衣的鬼魅,這人就是白無常。

說實話,我當時第一眼看見白無常時,并沒有感覺到害怕,但當他朝我露出諂媚地笑臉時,我一見到他那猶如血洞一般的大口就嚇得栽倒在地。

“你的嘴”,我哆哆嗦嗦地指著他的嘴說了一句,而白無常依舊是笑著說道:“判官大人別怕,我這嘴里全是鬼魅之血,專門負責吞噬所有為非作歹的惡鬼的,嘿嘿。”

“判官大人,這是夔州府一州十二縣的鬼冊,這是對應的人冊,這是你的判官筆,還有你的印章、官服官帽以及象笏”,白無常說著就長袖一揮,虛空中就出現了兩本古本書、一支血紅色的毛筆以及一套明代七品官服和相應的印章、象笏等物。

第2章 我拿了鬼魅的錢財

白無常一邊給我穿著官服,一邊告訴我這些東西的用處。

對于人冊和鬼冊,毋庸置疑,記錄的就是這一帶的人和鬼在陰陽兩界的檔案以及相應的地府法規。

我可以根據此人的善惡品行添加或減少他的陽壽,也可以對犯了冥界司法的鬼魅進行處置,還可以接受鬼魅的訴苦以及陽間人對陰間鬼魅的傾訴。

“為什么沒有我爺爺的名字”

我當時聽了這么多,想到的第一個就是趕快找到自己的爺爺的名字,然后給他添加一葬的墳地都沒有定好,你可得想想辦法。”

我只是點了點頭,那個時候,我才十五歲,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辦。

我正要說只有去求自己那當包工頭的姑父時,卻見我的姑父闖了進來。

我姑父一進來指著我說:“我告訴你,瑜兒,你也別怪姑父我狠心,你爺爺和你父親都走了,按理說我就跟你們唐家沒了任何關系,你現在要想找我借錢那是不行的,而且就算給你借了,你也還不上,倒不如不借”

我當時愣了,我沒想到自己如今最親的姑父居然會說出這么絕情的話,但是我也沒說什么,因為自己那個時候能做的就只有哭了。

這時候,村長羅伯伯走了進來:“我說老向,這瑜兒好歹是你外甥,你不幫他誰幫他,我還想說以后唐瑜讀書也由你幫襯呢,如今沒想到你連幫唐瑜他爺爺買口棺材都不行,當初你家落難的時候,還不是他爺爺拉了你家一把,要不然你現在能發財嗎”

“我發財怎么了,我也沒沾惹他們家一星半點別說他唐瑜這個成績考不上高中,即便是考上了也不是我的責任,他不是還認了個舅舅嗎,要找找他那野舅舅去”我姑父當時說著就抱著雙手靠在了門上,眼前斜看著外面。

在一旁安慰我的李大嬸也看不下去了,就站了起來:“我來說句公道話,誰不知道瑜兒認的那個舅舅是個殘廢,一年吃不上三頓葷,哪有你這個當親姑父的闊綽,你就幫幫你外甥怎么了,難不成還愁他將來不報答你不成。”

“沒指望”,我姑父只是說了這么一句就摔門走了。

我當時什么也沒說,畢竟自己當時在別人的眼中的確是沒指望,先不說自己成績差,從小貪玩調皮,在村里人眼中早就被劃為沒有出息的一類孩子,光是自己現在這窮得叮當響的家也會讓人望而祛步。

說起我認的那個殘廢舅舅,也還有段淵源。我之所以認他做舅舅,是因為他曾經救過我,而他又和我媽媽同姓,所以我爺爺就讓我認他做了舅舅。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