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撞邪

點擊:
爺爺是職業撈尸人,做了一輩子好事,沒想到半夜卻毀了小姑娘一輩子.......為你講述關于職業撈尸人的一生。

正文 第一章 借尸還魂

我從小跟著爺爺長大。

爺爺是職業撈尸人,新聞上都說撈尸人經常“挾尸要價”,要說沒有絕對是不可能的,但我爺爺從來沒有這么干過,爺爺是黃河邊出了名的老好人,要價向來公道,碰到家庭困難的,他還分毫不取。

同村的人都說爺爺傻,撈尸體本來就是從“河神”嘴里討飯吃,碰上流年不利,可能把自己的命搭上。

其實我也對爺爺的做法不認同,同村的人都靠撈尸,發家致富,蓋樓的蓋樓,城里買房的買房,日子富的流油。有時候我們爺倆落魄到吃糠咽菜,他都不要別人的錢。

所以村子里背后都罵爺爺是個老傻子,我是小傻子。

這日,爺爺穿著一件破爛的棉襖,嘴里叼著煙斗,神色不同以往,有些心不在焉。我問爺爺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難事?

爺爺吧嗒下嘴巴,瞪了我眼,說:“你懂什么,晚上我有點事,你自己在家弄吃的。”

爺爺說完,邁著步子就往外走,一直到天黑,天氣轉冷,沒多久就嘩啦的下雨,爺爺還沒回來,我自己弄了飯吃。吃到一半,外面忽然響起了敲門聲,我以為是爺爺回來了,就跑去開門。

門開后,卻是一個女孩,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衣服,頭發和雙腳濕漉漉的,卻唯獨這一身衣服,燈光下,顯得十分油亮。

女孩的面色很是紅潤,但嘴唇卻顯得烏青,關鍵是還赤腳。

我愣神了幾秒,趕緊讓身把女人迎了進來。

我問她有什么事情嗎?一般生人來找我們,除了撈尸沒別的事。我看這女孩狼狽成這副樣子,心里猜測,估摸著是在黃河邊出了事。

她抬頭看我了眼,聲音有些冷說:“張國德在嗎?”

張國德是我爺爺的名字,我聽她直呼爺爺的名字,就知道她可能聽過爺爺的名號,畢竟老傻子的外號也不是白叫的,估計又是個沒錢的主。

“小姐,我爺爺這會正好不在,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說就成。”

她嘴角翹了下,說:“前幾日,我在黃河邊玩的時候,落下一樣東西,被你爺爺撿到了,所以我今天過來拿。”

我怔住了幾秒,也沒聽爺爺和我提過這事,就問她是什么?

她伸手指了指屋內,說就是那個。我扭頭看去,看到墻上掛著一個黑色的手鐲,我也是第一次見,就沒多想,拿過去就給了女孩,她拿到手鐲,什么都沒說轉身就走了。

我看著她的背影出神。

但也沒深想,麻利的把飯吃完,洗澡后,就去睡覺了。

一直到第二天晚上,爺爺依舊沒回來。

我向同村的人打聽,都說不知道爺爺去哪了?我不禁變的有些擔憂,雖說爺爺是老江湖,但是也怕陰溝里翻船,更何況,昨晚下那么大雨,爺爺該不會去了黃河,回不來了吧。

我也想心里越急,趕緊把事情告訴二爺爺,二爺爺聽后,就罵我,狗娘養的,怎么不早說。

我說現在說這些也沒用,找人重要。天色黢黑,我們拿著手電筒,在黃河邊尋摸爺爺的蹤跡,找了半小時,忽然看見黃河中央飄出一面竹筏子,二爺爺招呼人手到了河中央把竹筏給拉了回來。

只見爺爺躺在竹筏上,面色蠟黃,眉心發黑,二爺爺伸手在爺爺的鼻子底下摸了下,當即嚇的往后趔趄下。我見二爺爺是這樣反應,心也沉了沉,莫不是爺爺死了吧。

我想上前,二爺爺卻忽然一把攔住我,說:“別過來,我先把你爺爺背回去再說。”

到了家里,我試探了下爺爺的呼吸,還有。爺爺這一輩子做了這么多好事,怎么好人還沒好報呢。

不過看爺爺這樣,情況很差,我問二爺爺說,爺爺怎么了?

他嘆口氣,沒說什么。只是目光出神的盯著爺爺看,隨后二爺爺把圍觀的人也都勸了回去。

屋內一時變的靜悄悄,二爺爺神色凝重,他看了我眼,二爺爺是村長,在村子里還是有些地位。他很快就把目光移到了床上說:“哥,我已經總勸你,年紀大了,就別干撈尸這行,你總是不聽,現在報應來了吧。”

我對二爺爺說:“二爺爺,現在說這些也沒用,關鍵是得想辦法救爺爺。”

二爺爺咳嗽了聲,說:“小宴,這里沒別的人,我就和說了,你爺爺可能是得罪了河神,現在被索命。怕是活不成。”

也就是在二爺爺說完后,我的衣袖忽然被人拽了下,我扭頭看去,發現爺爺眼睛正張開,我心里又驚又喜。趕緊關切的問爺爺怎么了?

但是二爺爺卻著急問我爺爺說:“哥,你在河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你要是還能說話,現在就告訴我。”

可爺爺張了張嘴巴,卻什么也說不出,直愣愣的盯著天花板看著。

“哥。”

“爺爺……”

看著爺爺這模樣,真的讓人心疼,半晌,爺爺喊出一句話:“小宴,找到那個女人,拿回那個黑色鐲子。”

隨即眼睛一閉,身體攤直,沒了動靜,我用手試探了下,沒了呼吸。二爺爺也趕緊試了試,頓住了幾秒,然后說:“小宴,你爺爺應該死了。”

我說怎么可能,爺爺沒死,剛才他還說話了,而且說的是女人……女人,我呢喃了聲,猛然一下,就想到了前兩天晚上過來找我的女孩,難道爺爺的死和那個女人有關系?還有那個鐲子,難道那個鐲子不是那個女人的嗎?

二爺爺卻嘆口氣說,先別說其它的,小宴,你爺爺已經走了,給他先換上壽衣吧。

農村老人死后,一般是由老人的兒子或者孫子替老人換上壽衣,壽衣爺爺早就準備好了,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料到會有這么一天。

我往外張望了眼,本來想去找那女人的,可是這個點根本不現實。爺爺沒了,我只好暫時忍著心里的疑惑。

先是幫爺爺擦了擦身體,在穿壽衣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爺爺胸口好像還在跳動。我蒙住了幾秒,要知道人死后呼吸斷了,心跳也會停止。所以人死后,怎么可能還會有心跳,難道爺爺沒死?

我趕緊跑去叫二爺爺,二爺爺正在給爺爺奔走準備辦喪事。

等我把事情告訴他,他跑了過來,一摸,面色也是一變,出現不可置信的神色。呢喃著:“難道真的沒死?”

我對二爺爺說,趕緊想辦法救救爺爺吧。

二爺爺沉默了會,說:“這事情,恐怕不是大夫能解決的,要找端公。”

時間差不多到十二點,我和二爺爺一塊就把端公給找了過來,端公年紀大概在六十歲左右,瞎了一只眼。他來到爺爺床頭,我求他一定要救救爺爺。

他說盡力而為,看了半晌,他面色變了變,說:“這是有小鬼勾住了你爺爺的魂,不讓魂魄上身。”

我聽到端公這么說,心里穩了些,爺爺總還算是活著的。

二爺爺問:“那還有救嗎?”

“有救是有救,不過有些麻煩。小鬼勾魂,怕就怕是想借尸還魂啊!”端公沉吟了會說。

“李端公,就算我和娃求你,一定要救活他爺爺。雖然他干了不少糊涂事,可是從來沒有干過壞事。”我也跟著二爺爺一起求端公。

端公擺擺手說盡力而為,端公接著問了我們,爺爺的身體是從哪里發現的,我們如實相告。端公說,白天,魂魄不敢出來,所以等晚點,去河邊幫你爺爺把魂魄給喊回來。

到了晚上,我們來到黃河邊。

正文 第二章 河中喊魂

河邊的風吹來,水浪不時的拍上岸,天色陰沉,我們燃了一堆篝火。二爺爺在旁邊幫著端公的忙,等一切準備妥當后,我們上了一艘竹筏,端公手里端著一個碗,碗里盛著米,米里則插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爺爺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他把米碗交給我,對我說,端穩,千萬不能落水。

我嗯了聲。

二爺爺則負責掌舵,他是水上好手,這船輕易肯定是翻不了。不多時,端公開始念念有詞起來,聲音很小,語速很快,所以我壓根就沒聽清楚他喊的什么。

只是隨著他不斷的念叨,我感覺耳邊的風聲變的強烈起來。

接著我就聽見他喊我爺爺的名字,讓我爺爺快回本位。

跟著他的聲音,船身也跟著開始搖晃起來,我手中的米碗也跟著抖起來,我四處張望著,心里逐漸變的忐忑不安起來。

我目光落到李端公身上,看到他額頭冒出了冷汗,那只獨眼,在夜色下看著有幾分嚇人。

也就在這時,河邊上忽然出現了一道影子,黑影倒在水面上,我心頭一窒,變的緊張幾分,下意識就騰出一只手拿到手電筒朝著河面上照去,這一照不要緊,手電筒剛亮,手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下來。

“別亂照,你爺爺的魂出來了。”李端公嚴厲的喝了我聲。

我被嚇了跳,隨即調整了下自己的情緒,盯著黑影看著,雖然沒看到正臉,但那有些佝僂的背影,不是我爺爺還能是誰?

我屏住呼吸,扭頭看了眼躺在竹筏上的爺爺,卻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黑影一直在船頭晃來晃去,始終保持著一定距離。我心頭急,忍不住問了句:“李端公,我爺爺怎么不過來啊?”

李端公沒回答,但沒過多久,他突然喊道:“不好,魂魄在往河里沉,快和我一起喊。”

我和二爺爺迅速反應過來,開口一起喊爺爺,讓爺爺的魂魄快回來。與此同時,我手中的米碗,抖動的幅度愈加激烈,里面的米都快灑了一半。我們三的聲音此起彼伏的在河面響著。

可是那道黑影卻還在往河里沉。

二爺爺急聲問:“李端公,你快想想辦法,我哥的魂快沉了。”

李端公讓二爺爺別吵,專心喊魂。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后背像是忽然被人推了下,身體朝前傾去,米碗蹭的聲就朝著河里沉去。我趕忙把事情告訴李端公。李端公哎呀叫了聲,說完了。

然后我就看見,李端公縱身一躍就往河里跳去。

從小出生黃河邊的人,水性一般都不錯,所以李端公會游泳我并不覺得奇怪。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