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黃大仙兒

點擊:
東北的黃大仙兒也就是黃皮子成精,一部講述東北出馬仙的恐怖故事,原汁原味的東北故事。 最接地氣的東北靈異故事...

第一章 黃皮子

在東北有一種全國聞名又極為特殊的職業,叫做“看事”,也叫“看香出馬”或“出堂”。從事這門行業的人名為“香童”或“仙家”,能讓修煉成靈的動物附身,解決很多普通人根本無法解決的問題。

在出馬的仙家里最常見的是胡黃蟒常四大家族。我的經歷非常奇特,小時候就和四大家族里的“黃”結下一段不解之緣。

我從小生長在東北農村,小時候就淘,是村里有名的壞小子。偷苞米,摸小雞,爬墻頭就沒有我沒干過的,爺爺說我從小狗都嫌。別看我這么淘,村里的老人們卻對我特別好,因為我剛生下來的時候為村里死過一回。

說起這事全賴我那個不著調的爹,這么說自己的爸爸好像不太妥當,可我那個爹確實不是好東西,他年輕時候是村里有名的爛賭鬼,就因為賭博,我媽生我之后不久跟著外來的小木匠私奔了,到現在也不知音信。

我爸爸把還在襁褓里的我往老爹老媽家一送,人就沒影了,又去賭了。人要染上賭癮就算是完了,家里有多少錢夠他花啊,他平時也沒有工作進項,沒錢了就來找老爹老媽要錢,時間長了,爺爺勃然大怒,把我爹攆出家門,說再看見你回來就打斷你的腿。

我爸爸全名叫馮為民,天天夜不歸宿的賭,最后輸的褲子都快當了,也該著出事。他那天從賭局出來,全身沒有一個大子,一天水米沒打牙,餓得眼珠子都藍了,尋思著去誰家偷點雞蛋吃,保不齊還能摸只老母雞。

他所在的地方叫趙家廟,正是清晨時分,天剛剛擦亮,他正四處亂轉悠著,東瞅瞅西瞅瞅的時候,就看到一道黃色的怪影,“嗖”一聲竄進一戶人家。

我爸爸也算福至心靈,覺得有異,情不自禁跟著這道怪影來到這戶人家,用手推門,沒有上鎖,他也不客氣,徑直走了進去。

院里沒人,里屋鬧哄哄的,好像有很多人說話。他躡足潛蹤,小心來到窗前往里看,那時候都窮,買不起玻璃窗,窗戶用的是厚厚棉紙。我爸爸用唾沫點破窗紙,撅著屁股往里看。

里屋炕上坐著一個四五十歲的老娘們,正哼哼呀呀地唱戲,手還不停地擺姿勢,一會兒翹個蘭花指,一會兒來個貴妃梳頭,兩個眼睛滴溜溜地轉,跟做賊似的。

我爸爸一邊撓著褲襠一邊看,噗嗤一聲笑了,里屋還有三四個人,正圍著這老娘們束手無策,一聽外面有聲音,有個大漢推門出去。

我爸爸一看形勢不好,灰溜溜要走,那大漢猛然叫住他:“兄弟,幫個忙。”

我爸爸心虛,忙問幫什么忙。

大漢跟他說,他老婆被附體了,請了大神兒來看。大神兒說必須要找到附體的精靈,才能徹底解決。

我爸爸是鄉下人,早年間聽說過類似的事,只是沒見過,便問什么精靈。

“黃皮子。”大漢說:“大神兒說黃皮子就在院里,在哪不知道,只能先找到它再說。”

我爸爸猛然想起剛才看到一道黃影竄進門里,難道就是黃皮子?黃皮子是東北土話,就是黃鼠狼。他趕忙把這個事說了,大漢一驚,摟著他的肩膀說:“大兄弟,你要幫我們找到這只黃皮子,我要好好感謝你。”

我爸爸本來就是無利不起早的人,聽這么說,便拍了胸脯,說沒問題。

倆人抄著鐵锨在院里院外找,找來找去,還是我爸爸先找到了。后院的柴房旁邊,堆了一堆破木頭,此刻天剛蒙蒙亮,院子里有些地方比較昏暗,眼神不好還真就發現不了。

在爛木頭后面,有個矮矮小小的空間,那里站著一只黑不溜秋的動物,和墻面的顏色差不多。

他們兩個走到近前沒敢打擾,小心翼翼看過去,那還真是一只黃鼠狼,兩條后腿站在那里,像人一樣伸著兩只前爪,一會兒摸摸頭,一會兒朝向天空。光線晦暗,這么一只動物在模仿人的動作,看起來頗為詭異,讓人頭皮發麻。

我爸爸拿著鐵锨就想戳過去,壯漢拉住他,不讓他輕舉妄動,壯漢回頭往屋里跑,去叫大神兒。

時間不長,出來一個中年婦女,走到墻根看看。她嘴里念念有詞,要了碗水,含了一口,朝著那只黃皮子猛然一噴。黃皮子打了個激靈,停下動作,竟然用小眼睛瞅著他們幾個,那眼神和人一模一樣。

這三人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黃皮子突然動了,從角落竄出來,我爸爸驚叫一聲,揮動鐵锨就砸下去,黃皮子速度很快,像閃電一樣從后院門竄出去,消失在夜色里。

這位中年婦女就是請來的大神兒,告訴大漢說沒事了,她又給了一道符,說把符化開給病人喝了就好,黃皮子不會再來了。

大漢千恩萬謝。我爸爸頗感驚奇,和中年婦女攀談起來,這個婦女告訴他,這只黃皮子來自趙家廟山后的山神廟,已經修行多年,成了氣候,把它趕走也就算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就讓它自生自滅吧。

大漢請兩人吃飯,在飯桌上,我爸爸仔細打聽,中年婦女告訴他一個很重要的信息,動物修行成精可了不得,能夠通神,和神仙也差不多。我爸爸就問供奉這樣的動物,能不能發財。中年婦女哈哈大笑,說當然可以了,但是這種自行修煉的動物屬于散家仙,脾氣古怪,還是不要沾惹為妙。

我爸爸表面打哈哈,其實背地里動了心思。他賭博輸慘了,自從賭以來,小贏大輸,老婆都氣跑了,有家難回,這窩囊氣受大了。真要有個轉運的機會,怎么也得試試。

可話說回來了,要讓黃皮子大仙保佑,首先得去供奉,他窮的稀粥都喝不上,哪來的供品。我爸爸眼珠子一轉,假稱上廁所,從后門出來,摸了人家一只老母雞,抱在懷里撒丫子就跑,一口氣跑出幾里地,鞋都跑飛了。

他來過趙家廟多次,和賭徒閑聊的時候,知道后山確實有一座破舊的山神廟。

他翻過幾道山崗,果然看到了半山腰的破廟。

這廟有年頭了,破敗不堪,建筑風格倒是考究。他抱著雞進了廟,四面都陰沉沉的,哪都落著一層灰。我爸爸不知道黃皮子大仙在哪,他來到一尊佛像前,倒頭就拜,嘴里喃喃說,只要黃大仙保佑他發財,能夠贏錢,他就供奉這只老母雞給黃大仙吃。

念叨了半天,四下里寂靜無聲,我爸爸撓撓頭,覺得沒有靈驗。心想還是算了吧,這只雞不如自己吃了得了。

他低頭去看,老母雞一動不動,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死了,最讓人奇怪的是,母雞的脖子上多了一排細細密密的牙印。

這牙印是什么時候咬的,完全不知道。

我爸爸艱難咽著口水,難道真顯靈了?他趕忙跪拜,磕了幾個頭,仍然沒有回應。他忽然想到,會不會是籌碼不夠,一只老母雞而已,黃大仙根本看不上?

當下他便許愿說,黃大仙,如果你能保我發達,日后我得了錢,給你送上十只老母雞十個大豬頭。剛說完,忽聽角落里,響起“唧”一聲叫。我爸爸嚇得一哆嗦,馬上驚喜,看樣子黃大仙答應了!

他放好了雞,正要起身走,角落里又“唧唧”響了兩聲,好像黃皮子還有話說。

我爸爸嘗試著問,你是不是還不滿意?

“唧”的一聲,算是承認了。

我爸爸一發狠,說道那我再為你重修廟宇再塑金身,另外找戲班子唱三天大戲。

“唧”的一聲,好像還不滿意。

我爸爸撓頭說,黃大仙,那我就沒招了,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這時一道黃色怪影像閃電一樣竄出來,在我爸爸面前不遠的地方,竄了幾竄,隨即沒了影子。我爸爸揉揉眼,盯著那地方看,在布滿灰塵的地上,寫著這么一個字,“兒”。

十分清晰。

我爸爸心驚肉跳,嘗試著問,黃大仙,你的意思是要我的兒子?

黃大仙“唧”的一聲,口氣和前面完全不同,那意思是對了。

我爸爸腦子熱了,發狠說,行,只要你能讓我發大財,兒子我不要了,你拿走!

悄無聲息。

我爸爸從廟里出來,渾身被汗濕透了,一路琢磨,想來想去只覺得心驚肉跳。

說來也怪,從那天起,他真的開始轉運了,開始贏錢了。

第二章 許愿

我爸爸拜完黃大仙后,逐漸成了遠近聞名的賭神。不管是打麻將、甩撲克、扎金花、猜骰子就沒他不行的,腰包漸漸豐厚,越賭越大,后來還給家里修了小洋樓,竣工那天在村里敲鑼打鼓放鞭炮。

他還記得許下的諾言,真就買了十個豬頭十只老母雞,斥巨資雇傭了裝修隊,重修山神廟,找來戲班子唱大戲。我爸爸也是鬼心眼,大白天明目張膽搞這些,怕那些賭友知道,怕他們聯想到他最近贏錢,很可能其他人就來打黃大仙的主意,所以安排的這些項目都是在晚上進行。

搞完這些之后,他心里踏實了不少,繼續豪賭。有一次他和幾個賭友做了個局,要坑幾個外鄉人,結果賭友出老千被這幾個外鄉客發現,這些過江龍不是省油的燈,賭資全拿走了不說,還臭揍了他們幾個一頓,下的都是死手,我爸爸差點被打殘,腿都瘸了。

這是他拜完黃大仙之后,第一次出這么大的狀況,他沒反思自己的行為,反而在想著為什么不靈驗了。

忽然他想到一個可能,當日許諾黃大仙的時候,實際上有一個愿望沒有還。他答應給黃大仙交出自己的兒子!

他的兒子當然也就是我了。那時候我還小,沒過周年,不像現在尖嘴猴腮的,小時候白白胖胖,挺討人喜歡。我爸爸畢竟是個人,多少還有點人性,把自己兒子往外扔,他于心不忍。

自從那天之后,他的賭運急轉直下,逢賭必輸,前些日子贏得那些錢,差不多又輸回去了。他知道問題出在兒子身上,便回家圍著我轉圈,抱起我又放下我,愁的坐臥不安。

我爺爺看著奇怪,問他怎么了,我爸爸一開始怎么問也不說,后來急眼了,把到山神廟請愿,用兒子還愿的事說了。我爺爺勃然大怒,一個大嘴巴把他從屋里直接打到院外,抄著掃把要把他的另一條腿打折。

我奶奶那時還活著,出來看怎么回事,爺倆在院子里吵吵起來,整得雞飛狗跳。就在這時,外面有人拍門,院里靜下來。奶奶過去開門,門外空空蕩蕩并沒有人,再看門板上,赫然留下一個血紅的小手印。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