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道事秘聞

點擊:
我本善良,卻屠戮蒼生。
我本無心,卻雄霸天下。
我締造了繁華,卻不知何處是家,
江山如此之大,你說我江山如畫,
殊不知我的膚已經無了往日光滑。
我贏了天下,唯獨輸掉了她。
----心里有座墳,埋著未亡人。  

第一章 千年積怨

“哼,不知深淺,爾等妖孽,簡直是飛蛾撲火自尋死路!”

我冷哼一聲,祭出去一道最普通的驅鬼符,這些螻蟻便煙消云散了,我笑了,舔了舔手上沾染的血跡,臉上閃過一絲享受的表情?

“嗚哈哈哈哈哈哈……你們這些邪祟,都得死!”

“嗚-嗚-我們沒做過什么壞事,為什么要趕盡殺絕!為什么!”

“為什么?因為你們是鬼!人鬼殊途,我就要讓你們魂飛魄散!”

看著這一地棺材的木屑,還有破碎的骨頭,我滿足的笑了。出了這間鬼屋的們,看著陽光,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不得不說,現在的生活,我很享受。

沒錯,我就是一個道士。我的路還很長,下面我要講述的,就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有的事物,你看不到,摸不著,但是它們就是真實存在的,現在,就由我,帶你走入一個詭異莫測的道法世界。

我?哦,忘了介紹了,我叫秦升,生于1970年,未婚,身高183,體重160,標準的麻桿形肌肉男,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好了,廢話不多說了,進入正題。

我是一個孤兒,從小父母就把我遺棄了,養父說他撿到我是在一個道觀的大門口。
這個道觀里住著對他有救命之恩的老道士,昆侖道長。

養父的遺書里面說,撿到我的時候是在1970年的冬天,哈爾濱異常寒冷,見四下無人將我抱進了道觀。昆侖道長見到我第一眼就眉頭緊皺,掐指一算之后說我百鬼上身,頭生反骨,八字又純陰,所以命不久矣。

“啥?您說這孩子快要死了?”養父心頭一驚,樸實憨厚的東北漢子,一聽到這個,粗大的嗓門喊了出來,但是這么一喊,把進了屋子之后就熟睡的我吵醒了,但是我只是睜開眼睛,并沒有哭。

“你看,這娃后腦勺長的可是反骨!古代帝王都長這樣式的腦袋!但是這印堂一直籠罩一團黑氣,大冬天的,臉應該凍得通紅才對,你想想為啥有一團黑氣,你這么大嗓門,這孩子睜開眼睛,都不哭鬧,定是百鬼入身了!”

道長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乖乖!這娃子長著重瞳!對子眼又遇反骨,怪不得會百鬼入身呢,這樣式的命,鬼都搶著要。”

養父不懂這些,一臉迷茫的在旁邊看著,雖然不懂,但也知道,這事不小。

“一會你抱著點孩子,我去準備準備東西,這孩子的命既然我遇到了,就一定要拉一把,說不定這孩子以后還能成就一番作為!”

養父抱著我,過了一會昆師傅從屋子里面抱了一個很大的澡盆,昆師傅又搬了幾桶水,桶很大,昆師傅當年目測也只有四五十歲,雖然正當壯年,但是每個桶裝滿水也要一二百斤,還能做到毫不費力的樣子,看的養父瞠目結舌。

“我一會要洗個澡,你把孩子放到椅子上不用管,你去我的屋子桌子上,有一個香爐,三個燭臺,還有五谷雜糧五碗,一把木劍,還有一個錦囊,你都給我拿出來,切記,一次只能拿一樣!”

養父疑惑的點了頭,他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多東西,兩趟就能拿出來,卻讓自己拿這么多趟,但是昆師傅既然這么說,肯定有他的道理,雖然心里犯起了嘀咕,但也是照做了。

一會兒,滿頭大汗的出來了,本身哈爾濱的冬月冷得刺骨,但是進了昆師傅的屋子就感覺進了火爐一樣,拿起來的東西又感覺燙手,但是溫度卻并不高,尤其是那個錦囊,所以一會冷一會熱,讓我養父身體差點吃不消了。看著昆師傅,欲言又止的樣子。

“哈哈,你想問為什么我屋子里面這么熱吧,我的屋子是這個道觀的重地,這個道觀是一個五行解煞大陣,那里就是陣眼,所以很熱,你拿的那個錦囊里面裝的是百年虎牙,至陽之物!你剛抱過這娃子,所以你才會覺得燙手,這孩子身上可是侵了邪的。”

養父大概也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就是我身上入侵鬼怪了,沾染到他身上了,這東西有驅邪的效果,所以拿在手里才會感覺燙手。

師傅立即把那百年虎牙戴在了我脖子上,一直不哭不鬧的我,瞬間哭了出來,這聲音聽著特別凄慘,我養父的原話說,聽的他心驚肉跳腿發軟。

昆師傅給我帶上之后,讓我父親脫衣服進洗澡盆趕緊洗澡,我父親遲疑了一下,一想,都是男的,看師傅嚴肅的架勢,就不想其他的了,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脫了就跳了進去,這一跳不要緊,可把我養父給害苦了。大冬月的水,非常刺骨,進去之后腿就抽筋了。

“哎呀媽呀!水拔涼啊!唉?咋現在又暖活過來了?”

“這個可是無根之水,是我云游四方多少年才存下來的這么多,你可不要給我浪費,里面都是驅邪凈身的寶貝啊,這價值黃金都比不了!”

養父一聽不亞于黃金,然后趕緊用水洗了把臉,澆了澆頭發,從澡盆出來準備把衣服換上。

“別換,你把這套衣服穿上,看看合身不合身。”說著,昆師傅把一身錦緞金色道袍扔了過來,乖乖,這套衣服這繡工,這料子,摸在手里就不菲啊!養父趕緊就把衣服換上了,連身子都沒擦。洗了無根之水的澡,又換了身“錦衣玉綢”的道袍,養父那樸實漢子的形象瞬間無影無蹤,英姿煥發賽個王爺一樣。

換上衣服之后,昆師傅滿意的點了一下頭,自己也跳進了澡盆三下五除二的洗了洗,然后換了一身樸素的藍色道袍。看到這養父就心生疑問了“師傅,您為啥把這么好看的給我,您自己穿這樣的衣服啊?”

“我舉行法式,后面要跟兩個道童子,你三十多歲了也沒個婆娘,也非大奸大惡之輩,很適合,就是年歲大了點,你現在就是金童子,一會我還會拿個草人換上一身銀色道袍裝一下銀童子,一會你就負責給我遞東西就成!一句話都不要說!”

養父點了點頭,聽完這番話便鄭重起來,一句話都不問。

這個儀式很快就準備好了,桌案上面供奉著一個鐘馗,據昆師傅說驅普通的鬼是不供奉鐘馗的,念在我腦袋瓜子反骨對子眼,便請了鐘馗,鐘馗前放著三個碗,每個碗里分別裝著玉米,大米,麥子。三個碗前面分別放著三個燭臺,燭臺上點的是三個普通的紅色蠟燭,燭臺前面又有一個香爐,點燃的是三株上等紫檀香。旁邊桌子上放了一個碗,碗里面有無根之水,還有一打符咒。

紫檀香點燃之后,養父一聞味道,感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昆師傅說這紫檀里面還摻了龍涎,有養神的功效,供奉鐘馗,夠面子了。開了句玩笑說“這玉米代表真金,大米代表白銀,麥子的意思是賣我個面子。”

養父咧開大嘴哈哈一笑,知道這是玩笑話,也沒當真。

法式開壇了,師傅把我抱到旁邊的桌子上,只見昆師傅原地轉了三圈,拿起了桃木劍,沖著另一個桌子上面的白碗沾了一點水,劍又沖那打符一沾,便沾上了一張,放到燭臺上一燒,燃燒的灰燼正好全部落在鐘馗前面的五谷碗里面。如此反復三次。

昆師傅放下桃木劍,雙手迅速的掐決,將兩只手的手指彎曲起來成為一個不可思議的手勢“鐘馗仙師在此!妖邪還不速退!”,“哇……”說完這句話,我便又大哭起來,叫聲比一開始更凄慘!更慎人!

昆師傅冷哼一聲“爾等見此子好欺負所以想搶占帝王身投胎嗎?哼!白日做夢!我的話說過了!爾等速速退去!否則我就當著鐘馗仙師的面!打的爾等永世不得超生!”

突然!平地卷起一個旋風,把養父的道袍邊吹的飄起來了一點,要知道,大門是關著的,哪里來的風,沒有見過這陣勢的養父立刻大驚失色,心里拔涼沒底,剛要大叫,想到昆師傅說不讓說話吱聲,便壓了下去。

“爾等敬酒不吃吃罰酒,還來戲弄本道,休怪老道我手下無情了!”

“眾生多結冤冤深難解結一世結成冤三世報不歇我今傳妙法解除諸冤業聞誦志心聽冤家自散滅!”幾句法決過后,地上的旋風不散反更猛烈了,這讓昆師傅神色更為差異了。

“爾等到底是誰!報上名號!”昆師傅心頭一驚,感覺這些邪祟不單單是孤魂野鬼這么簡單,而是有大道行的!

“哎嘿嘿嘿嘿……”我的嘴里傳出詭異的聲音,昆師傅立刻明白,這是鬼上我的身跟我對話了!

“孽畜!爾等不覺太過分了嗎!一個剛滿月的孩子你們也下的了如此魔掌!”

“嘿嘿嘿。糟老頭子,這是我們千年恩怨,我勸你不要插手,速速退去!否則你那幾十年的道行,可就不保嘍!這刑子可不簡單,現在來求我?怎么不想想當年是怎么對待我們的!”

第二章 邪魔退去

“什么?”道長心頭一震,隨后說道“哼!我不管你們當年有什么恩怨,這娃子遇到老頭子我!我就不會坐視不理!妖孽休得口出狂言!本道現在就滅了你這孽畜!勤修大道法精心感太冥黃華真降五臟結胎嬰幽魂生天堂飛升朝上清福慧無不遍此食施眾生!”

“啊!”我的表情流露出一絲痛苦的神情,但是隨即消失不見了“你這老頭子,居然想強行超度,難道你不要命了嗎?”

“哼,老道我這輩子一向仁慈,但是還是有一股子秉性脾氣的!爾剛才口出如此狂妄之言,那就莫怪本道無禮!”

“啊”這時候我的眼睛已經出現血絲,看樣子那鬼怪現在一定也不好受“即使你不要命了,這孩子也得死!也得死!”我面露一臉痛苦猙獰的表情,咆哮出這幾句話,我的嘴角流出了鮮紅的血。

昆師傅一聽到這話,立刻收了手,一口血從口中噴出,臉色瞬間變的煞白:“秦貴,我差點把這件事忘了,這娃還太小,經不起我這么一番折騰,你快去我的屋子里面,臥榻的下面有一個開關,把被褥卷起來有一個藏東西的暗格,里面有一把鎮尺,快給我拿出來!”

養父不敢怠慢,一路小跑就氣喘吁吁回來了,養父一米八的漢子,拿了一把七寸長,三寸寬的尺子居然累的夠嗆,但是養父也沒管別的,見情形著急,直接沖昆師傅扔了過去,但是這尺子剛離手,居然改變了扔出去的軌跡,徑直的飛向了我,沖著我的肚子壓了下來。
英超和西甲转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