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
字號

冥界獵鬼師

點擊:
不要忘了你曾走過的路,也許那下面埋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不要忘了自己內心的初衷,這會使你不致迷茫。算不清的是人世冷暖,算不清的更是鬼情悵惘,欺騙不了的良知,載著沉重的軀殼,邁向遠方!
關鍵詞:鬼怪玄學易學奇門遁甲

鬼相親

第1章 鬼相親

隔壁張村的張媒婆一大早打來電話說今天下午5點左右給我安排相親,說那女的如何如何好,讓我好好打扮一下。我本來不想去,媒婆的話最是不可信,矮矬窮、土肥圓一經媒婆的嘴都能變成白富美。但她最后又說了句那女的會過日子,平常不亂花錢的!

這句話說的我心動了,我花了兩個小時收拾了下,照了照鏡子,英氣勃發!于是滿心歡喜的等時間的到來。一直到下午5點左右,還不見有消息。我撥了張媒婆的電話,她告訴我說:“女方臨時有事耽擱了,要晚兩個小時,你別著急,她們肯定會來!”

既然肯定會來,那再等等又何妨。好不容易挨過這兩個小時,張媒婆終于來電話讓我去廣場的小花園里跟她匯合,女方和她家人就在那里等著。

秋季的7點多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小縣城的路燈卻沒來得及跟上夜色亮起來。朦朦朧朧中我看到女方的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長發披肩,倒像是美人坯子。只不過天色黑,一直沒能看清楚女方的臉。

張媒婆和女方的母親碰面介紹了下彼此后,女方的母親簡單的問了下我的情況,肯定是媒婆事先已經告知她們我的情況了,所以當知道我是算卦先生的時候并沒有表現出排斥的反映。我松了一口氣。

雖然我也知道女方的一些情況,但出于禮貌,初次見面該問的總還是要問問,寒暄一下,免得氣氛太尷尬。

聊了幾句后,彼此感覺都還滿意,這時女方的母親說道:“你們兩個單獨聊聊吧,四處走走,或者看電影。”又看著她女兒微笑道:“晚上回來晚了也不要緊,鑰匙給你!”

我心里竊喜,這個未來丈母娘真是善解人意!大人們走后,只剩下我們兩人,我問她:“吃飯了嗎?”她搖頭,我說:“那我們先去吃飯,然后再去看電影。”她點頭答應。

走出小花園,華燈初上,此時我才看清楚她的長相,很白凈,眉清目秀。比媒人大嬸描述的還要好。此時的我心里很滿意,她點頭肯跟我吃飯看電影就是滿意,這門親事那就成了一半了。

她的聲音輕柔婉轉,非常好聽。不過卻很靦腆,我問她的時候基本都是點頭或者搖頭,很難得能聽她說一兩句。即使說話,也很簡短。

點了兩碗面,她要的小碗,只吃了幾口就說飽了,剩下的都推給我,說道:“別浪費了!”我本來食量就大,再加上跟滿意的人一起吃飯,胃口更好。

見她吃的實在太少,我有些過意不去,初次見面也不知道她愛吃什么,就問道:“是不是不喜歡吃面,要不來碗米飯,再炒幾個菜,這個飯館我經常吃,涼拌菜和小炒味道特別好!”

她微笑著搖了搖頭道:“我吃不了那么多!”我想多跟她呆一會兒,便道:“吃不了可以打包帶回去,不會浪費的!”

她這才點了點頭。菜上齊后,她每一道菜都是只吃兩口,我看著她那輕啟的櫻桃小口不禁看的呆了,那姿勢太優雅。似乎她是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不過彼此的家底都已經知道了,都是普通的平常人家,也許是她從小家教好吧。

此時我有種想上去親她一口的沖動。但這么做太冒失了,我怕弄巧成拙,不敢輕舉妄動。可不動心里又癢癢,實在忍不住,我便將手輕輕的往她的手邊靠。

當兩只手快要碰到的時候,她下意識的避開了,臉上泛著紅暈,低著頭不敢看我。而我也覺得尷尬,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為了掩飾尷尬,我便低著頭使勁往嘴里添菜。這時她給我倒了一杯水,放在我跟前說道:“慢慢吃,別噎著!”

剛才的舉動她并沒有怪我唐突,我頓掃尷尬之態,趁熱打鐵道:“那你看我能行嗎?”她這次連頭都不敢抬,用細微的聲音說道:“我媽說讓我找個能吃飯的,食量大的人能干活,人老實!”這回答讓我喜出望外。

以前相過不少次親,還從來沒有這一次這么滿意過,我真有些迫不及待。這會兒的我就好像是色迷心竅了一般,老想著拉她的手,親她的嘴。不過她很害羞,再加上飯館里人多,還是一會去電影院,黑燈瞎火的再下手吧!

兩碗面和五盤菜被我吃了一大半,剩下的實在吃不了了,讓老板幫我打包。

之后立即去電影院,小地方的電影院人本來就少,再加上不是星期天,更冷清。電影院講究播放成本,說一次最少要10個人才肯開。我們就坐下來一邊聊天一邊等,結果等到夜里11點,才一共6個人來看電影。

我還說今晚上怎么著也要多玩會,到12點以后再考慮回去。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本來非常的精神,聊著聊著就越來越困,這會兒已經萎靡不振,眼皮直打架。不知道是不是晚飯吃多了,有點飯后迷。

她關切的道:“困了嗎?要不我們回去吧!”我強打著精神想坐起身,可是這時候身子好像不聽使喚,胳膊沒有一點力氣,一支撐就覺得像是運動過量肌肉疼痛的感覺,又倒了下去。她見我有些不對勁,急忙攙起我問道:“是不是生病了?”

她的手碰到我的額頭,說道:“沒發燒啊,你到底怎么了?”她的手很溫暖,我心里一熱,有些清醒了。就在一個小時之前,我心里還在想著怎么在電影院里面跟她親熱,而此時,心里這種想法蕩然無存,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覺!

我睜開眼睛道:“太困了,人還沒湊夠?等星期天再看電影吧!”她很順從的點頭,并道:“我幫你叫車,送你回去!”

面對美色,我不知道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異常念頭,竟然不再想著男女之事。連手都沒拉一下就要回去!

上了出租車后我跟她告別,約定好星期天帶她去看電影。一覺醒來,天很黑,我打開手機看了下表,凌晨2點半。

回想起睡覺之前的那會,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搖搖晃晃的進的家門,躺的床上。自己那會為什么會那么困?是因為白天太期待興奮過度的原因嗎?

睡了一覺后精神飽滿,我腦海中起了相思,開始不停的想跟我相親的女孩,想了大半天后我決定給她打個電話,又想了想大半夜的打電話怕吵著她,還是先發個短信看看。

打開手機電話薄,找相親女孩的名字,她叫蘇琴。找了一遍竟然沒找著,我就仔仔細細的再找一遍,結果還是沒有。可能當時一時興奮就忘了保存了,不過有通話記錄的。

我急忙翻記錄,但是手機昨晚上的通話記錄是空的!我心里一慌,怎么可能,不死心,反復找了幾遍,什么都沒找到,別說沒有給蘇琴的通話記錄,就是給張媒婆打的電話記錄也沒有。會不會是手機出了問題,我把手機重啟了一下,結果還是沒有!

懷著忐忑的心情坐在床上,仔細回想著蘇琴的電話。當時的情況是:只說了一遍,給她打過去,然后我保存了,根本沒費力氣記號碼。只記住了開頭是186,尾號都沒記清楚,又怎么可能想起來。

讓人覺得奇怪的是,我明明保存了她的電話號碼,而且張媒婆的電話號碼我也保存了,但現在兩人的手機號都沒了!

我一點睡意也沒有了,肯定是這破手機的問題,等天亮了后先把手機修好,然后再去問大嬸要電話。

挨到天亮后去修手機,修理員看了后說手機沒問題,他存了幾個號碼,又撥通了幾個號碼,然后將手機重新啟動,如此反復幾次,通話記錄和保存的電話號碼都在。

這真是奇怪了,偏偏最重要的電話沒能保存住!既然不是手機的問題,我心急如焚,想要去張媒婆的家里問她要那個女孩的電話。

由于是隔壁村的,我跟張媒婆并不熟,不知道她家的具體住址。我只能回到村里問大媽大嬸,村里的大媽大嬸道:“她后天埋呢,你跟她很熟嗎?也要去奔喪?”

我嚇了一跳,張媒婆死了?昨晚上不是還打電話給我安排相親的嗎,怎么死了?我急忙問:“什么時候死的?”大媽大嬸道:“昨天早上!聽說是天剛亮的時候”

昨天一大早的時候張媒婆就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去相親,難道那時候的她已經死了?人死了還給我打電話,那我接到的是鬼來電?

昨天晚上見到張媒婆本人了,如果所料不差的話,我見到的應該是鬼,那么和我相親的女孩還有她的母親是人還是鬼呢?

我想了想,那個女孩雖然臉皮白凈,但并不是電影中描述的鬼那般的蒼白。再者,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看到她面泛紅暈,鬼有可能面泛紅暈嗎?

而且鬼也不可能吃面,我是親眼看見她吃了幾口面的,還吃了好幾口菜,要真是鬼的話,吃人間的東西不可能是那樣的!

再有,那會兒在電影院我覺得困,她擔心我生病還用手碰我的額頭了,明明就是人的溫度!身體的碰觸是最讓人感覺真實的,要是她是鬼,一定是冰冷的。我不信她是鬼……可在電影院的時候我為何會無緣無故的困頓想睡覺?那感覺真像是被鬼吸了陽氣!容我再想一想,鬼是沒有影子的……

糟糕,一整晚我都沒用心思去注意她到底有沒有影子!

第2章 死訊

問清楚了張媒婆家的具體地址,我想去看一看,順便再向張媒婆的家人打聽下那個和我相親的女孩蘇琴到底是不是人。

大媽大嬸比較八卦,繼續追問我是不是要去奔喪。我說就是隨便問問,沒什么。

這事情多半是我中邪了,不能讓她們知道,知道了的話她們的閑言碎語會鬧得滿城風雨,對我以后娶媳婦會非常不利。

來到張媒婆家,我扮作是熟人,混進了擺放靈堂的正堂,看到上面的黑白照片跟我昨晚上見到的張媒婆是一個人。

昨晚見到的張媒婆確實是鬼!我寒意漸生,平生還是頭一次遇見鬼,雖然做算卦先生許多年,中間也給人算過鬼,但我親身碰到鬼,這還是第一次!難免有些慌張。

我感覺靈堂里越來越陰森,于是快步走出去,向周圍的人打聽張媒婆的老公,也就是這家的男主人。人找到后,我對張老頭道:“張大嬸以前跟我提起過一門親事,是周村的一個叫蘇琴的女孩,不知道大叔你知道這事情嗎?”

張老頭皺著眉頭想了大半天,又不停地看我,問我是哪里人。我說了我的住址,張老頭搖頭道:“沒聽我老伴生前提起過你,你會不會是弄錯了?”
英超和西甲转播